2011年10月28日 星期五

王府井的雨



















王府井有奇奇怪怪的玩意兒。或為譁眾取寵,或為討好遊客。越是驚異,越是吸睛,越是代表商機。本來,商機早已張揚在王府井。理所當然。

炸蝎子、炸海星。還有什麼來著?人潮湧動,爭相前赴。因為那是王府井。儘管價高,依然抑制不了的喧囂。

那日,霏霏雨紛紛。時落時歇。如同前一日故宮裡的雨。與約一年前我孤身前來時候的驟然風起,似該是多了一些憂鬱。

悶悶的雨。

然而我卻少了一年前的不耐,多了一些小喜悅。或因有你在。

雨尚在天空的雲朵裡躲藏的時候,我們一起逛了王府井小吃街。你買了一瓶酸奶,像是嚐鮮似的輕啜了一口,遞給我:試試看。我輕啜,卻皺起了眉頭。搖頭不要。我不愛酸奶。
然後,我們買了冰糖葫蘆。一人一顆輪番吃。

有人同行,像是孩子似的分享,讓我始終記得這一年的王府井。

××××

爾後,雨飄落,輕風翻飛。空氣稍稍涼了。

你背包尚滯留在吉隆坡,身上僅餘一圍巾取暖。薄薄的短袖衣衫與一圍巾,不耐冷的你卻不說一句話。看著你急匆匆地走,卻始終倔強地沉默著抵擋那一團驟起的冷空氣。

知道嗎?細雨中,我在你身後。知道你不願求助,也不會要我把外衣讓予你。於是我把擋風遮雨的防風外套給除下,握在手裡。如你一樣,以身上僅僅的一件短袖衣衫,抵著冷風寒雨走在王府井街頭。跟著你的背影,倔強地、咬咬牙,撐過一街的雨。

於是這一年。那一年。不過是去年。
我始終記得。王府井的雨。你瑟縮的背影,與我傻氣的倔強。

撐過一街頭的雨。

而你不懂。

×××

關於北京的王府井。

你記得的。我記得的。或重疊、或相異。

你記得嗎?那瓶酸奶。那串冰糖葫蘆。

那驟起的冷風細雨,短袖衣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