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5日 星期三

無感

許多時候,懼怕的不是恐懼本身,也不是樂極而悲的黯黑思想。
而是無感。

諸多事情有著怨懟憤懣,卻終究落入深邃井底無聲覆滅。
日子變得可有可無。
或在聲色裡徜徉。
或在光影裡麻痺。

然而對所有事情開始抱著懷疑。
真心未必就真的真心。
真誠或者不過是掩飾心裡的脆弱。
正義執言或許只是不曉得該怎麼收拾。
憐憫廉價。眼淚廉價。因為不曾付出,因此不過虛張聲勢,徒然增空。

直直落地盯進了自己的眼眸裡。
彷彿也看進了空空然的心。

如此的你,如何書寫?
那日大談的夢,不過癡人一名。

你的心胸與腹腔裡,沒有電流與血液。
你的行走,終究徒然。

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遺忘

有什麼我遺忘了。

在過去。在風裡。在暮色裡。在河階邊的碎日子裡。
世界如此煩憂。
我麻痺了心臟。

艷羨著他人,卻為何仍然這般不爭氣。
我想,我有想做的事。
卻只怕,真正的力不從心。


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

撕裂的世界




我只是個膚淺的遊人。
我喜歡此城的美麗,此城的文化底蘊,此城的藝術氛圍。
此城的寬容。

我其實看不見巴黎些什麼。
然而我如此思念此城。




昨日已去。今日未完。
血濺無法比較,生命一樣珍貴。

然而為何寬容,總是無法對等?

2015年11月10日 星期二

都是些世俗小事

生活裡沒什麼大事。
或許決定離開了,或許機票也已經定了,日子反而過得充實。
盡其所能地,希望能把手上的事情,好好交託員工們。
從一團亂的一個團隊,一直磨合至今。
是不完美,但我看到一些小希望。

我希望她們能繼續好好地做下去,每一天都讓自己有所進益。
那我這短暫的,混亂的領導,也算是低分飛過。

××××

工作裡的小感慨,偶爾抒發到了臉書上。
姐姐常說,幹嘛不把這些小事寫來投稿?
大概最近稿被退得多了,雖然還是維持一個月寫一篇,卻已大不如前。
偶爾還是會認真思考,該怎麼寫?
該怎麼不重複?

或許一直都喜歡寫。
心裡還是有個小心願的。

即使如今遙不可及,然而我相信自己的韌力。
只要我決定了的事情,我會一步一步地讓她實現。

如果她不曾實現,那必然是因為……我不曾真正要她。

××××



有朋友笑我是文青。
戲謔的玩笑居多。

我不在乎。不看重。也不覺得自己是文青。
而且,在這個年代,『文青』是貶損還是褒揚?

琴棋書畫,我或一竅不通、或僅小學時候上過一些課。
電影音樂,我絕少看法。會為流行曲傾倒,會為愛情通俗片著迷。

很任性,但我會為自己喜歡的事情努力。
或許因為自己有個『藥劑師』的正職,反而更加肆意地只選擇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寫自己想寫的。能有所收穫,自然好。
若一無所獲,也是一種學習。

於是最近又放下了學習,追連續劇去了。

我從不看網絡小說,因為我不喜歡對著電腦屏幕看書。
即使爆紅或長紅的網絡小說印刷成了紙質書,我依舊是買一本就後悔一萬次。
現在我是絕對不會買了。

但奇怪的,最近我喜歡上的連續劇,都是網絡小說改編。
前陣子有四年前的《步步驚心》。最近則是《瑯琊榜》。
或許因為我不喜歡那些文字,卻喜歡他們的故事。
於是影像倒是進駐了心底。

片頭僅有音樂,卻淡雅得動人。
故事一幕一幕揭開,一樁又一樁的過去與秘密不著聲色地上演。
即使沒有我最愛的通俗愛情故事,卻依然有許多真摯而讓人感動的兄弟俠義之情。
說的雖然是瞬息萬變詭譎謀略的算計,隱藏於後的,卻是正面正氣的思想和正向陽光的『長存』。很有武俠小說裡頭,正義必然得到彰顯的意味。

善良正直,依然是重要的。

我和姐姐說,那是我看過最好看的連續劇。
或許真的是吧。

至少迄今為止,那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連續劇。

是的,我還是很幼稚的。有時候,我也會化身小粉絲。興致勃勃地和姐姐說戲文。

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荒廢了自己的功課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