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四月隨筆

人間四月天。
天上是否一樣春雨紛然。

×××

像重新愛上。
又像原來不曾忘。
卻注定傻傻地。
重新失戀。

×××

如果愛情有面貌。
她的名字是否模糊。

×××

買了好些年的《傷歌行》,在百無聊賴,沒有任何一本想要拿起來翻閱的書的情況下。
被翻開了第一頁。

《愛別離》。《艷歌行》。
都是很厚重的。堆滿著密密麻麻小字的小說。
總是買了。等了好幾年。
才脫離塵封的日子。

還是喜歡鐘文音的散文與旅遊文字。

然而時久日長。
感覺竟是淡了。

或許是自己也變了。

×××

追踪某個香港八十後騎腳踏車旅行,名喚阿翔的旅者的臉書專頁。
話說他好似是孤單星球首次招收的第一批被錄取的作者之一。

帥帥不耍酷還有點傻氣的臉。
登時著迷。

可畢竟已不是少女。
臉書news feed只偶爾會點擊進去看。

反而喜歡那個在西藏開咖啡館的薯伯伯。
喜歡他的一些觀點。喜歡他的文字。

香港旅人彷彿都很擅長經營臉書旅行專業。
男的未必很帥,但總是有點斤兩。
女的卻一定漂亮。雖然她們也一樣有點斤兩。

臉書臉書。
不必臉書,這世界本來就是一個看臉的世界。

×××

沒有臉。
再和善的笑容都只能是兄弟姐妹好友。

×××

四月。
旅行的的季節。

有懷念什麼嗎?

懷念肆無忌憚的笑。
懷念。那段單純的日子。

如果都不散,好嗎?

可畢竟。終究。
每個人都只能各走各路。

×××

而我重情易碎。

望著戶外的雨。沉默。
內心荒涼。

有什麼書可以讓內心不再荒涼。
有什麼人。
可以讀進我的心裡。

×××

連文字也容不下我。
那我還有什麼。

×××

四月結束了。
雨季未完。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無題




重複又重複地聽著音樂,我停下在鍵盤上飛快移動的雙手。
忽然入了神。

定定的。

是當日越堤看的第一部電影。
我說:我不想一個人看這電影,你陪我看可以嗎?

想想,如今再也不能有事沒事,一句你得空嗎,就拿了護照搭車到新國找朋友看電影。
再也不能有藉口或無藉口,在家填好入境卡,次日過境。和友人有的沒的都亂聊一通。

那麼自然。那麼理所當然。
再也不能這樣。見面如此容易,如此自然而然。

想想。還是有些許難過。

只是,這樣的日子若非我堅持回返吉隆坡而先斬斷。
遲早有一天仍是要結束的。
在仍未萬分捨不得的時候結束一切幻覺,或許仍是對自己最好的交代。

擁有回憶。可想,可偶爾回味,可偶爾眷戀。
已足。
吧。

不。我不會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