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我仰頭,漫天繁星點點。
像雨灑。

沒觸及,卻如斯靠近。

天很黑。
星很亮。

×××

一步一靠近。
氣喘吁吁。

一直都在轉彎。
黑暗裡轉彎。
以為轉角就是亮光,迎來的卻是更多的轉彎。

一次一次希望,一次又一次落空。
卻只能一步一步往上爬。

像人生。不前進,難道後退?

即使多麼糟糕,山頭一直在那兒。
即使慢,終會抵達。

×××

終於看見了亮光,一片廣闊的土地。
到了。

遠處是喜馬拉雅山系。

好冷好冷。

滿山頭的人。似多,大概也未是最多的時候。

日出呢。金光灑落遙遙的雪山山頭。
那確實不是我見過最美好的日出。

在人群裡穿梭來去,都是陌生人。
朋友也終於抵達。

我們在3210米高的本山Poon Hill。
花了比別人多一倍的時間抵達。
卻終究還是抵達了。

××××

幸好走了這一段路。
不是為了最終風景,只是為了那經過。




情人節的晚餐

朋友說,那是單身情人節。
邀我與他、友人一塊兒吃晚餐。

下了課回家,不待休息即出門。
畢竟還是化了點妝,穿得整齊一些。
即使還是牛仔褲搭短靴。

一見她即發現自己是何等地‘不像女生’。
從來和溫柔美麗扯不上關係的自己,還是無可無不可的。
只是,朋友遲到。
只是,下了一場悶雨,露天餐廳反倒愈發悶熱。
一頓餐下來,渾身粘膩的。

他們聊房子,聊些什麼其他的。
我無聊起來了。

好久,沒人和我聊書本、聊文學、聊時事、聊。
有時候,寂寞不是一個人。
而是在一群人裡頭,卻無法暢所欲言、酣暢淋漓。

一來疲倦。二來次日得工作。
我拒絕了與他們一同往孟沙續攤。
即使朋友提高了聲調,喚我‘出來’。

我卻依然笑著繼續搭電梯往底樓停車場去。

有些時候,我固執得可以。
也無趣得緊。

但是,我仍希望,我們都幸福。

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親愛的你,生日快樂。




親愛的秀屏:

生日了。34個年頭。

我想跟你說,雖然記得的人只有那麼兩、三個。
但這珍貴的兩三個,會特意打電話祝你生日快樂。
還會特意來找你,純粹聊天吃飯。

你要快樂,好嗎?

你常常覺得當初的純真已經一去不回頭。
常常覺得心裡有塊巨石壓得你透不過氣。
我知道你常常莫名地想哭。

可是,你就哭吧。
你如果不快樂,就承認自己不快樂。

可是可是,在新的一年裡,可否請求你?
對自己好一點。
愛自己多一點。
要知道自己比想像中的還要好。
哭過以後,要確信自己值得美好的人。
哭過以後,要記得自己還有想要完成的旅途。

雖然有時候有點難。
日子也有點難過。
但你至少你心裡還有夢。
你還有想要完成的事。

這一年,我希望你找到走失的愛。
我希望你能朝你夢想更進一步。
希望你找到方向。

34歲不是個橫衝直撞的年齡。
但你要記得,你不一樣。

你不需要和世俗要求的 —— 一樣。

認真的,做你自己。
要記得笑。你最吸引人的特質,就是你瞇起眼睛的咧嘴大笑。
還有總是追尋不一樣的路的你。

而有天,總會有人看見你。

加油!快樂!

2015年2月1日。你生日這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