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六月散記

總覺得腦袋快雜草叢生了。
沉溺著。
著迷著。
作夢般地愛上了別人的(疑似)愛情。

然後就荒廢了閱讀。
荒廢了文字。

一邊怪責自己不夠努力。
卻一邊躲懶。

唯有回來自己的園地隨意書寫。
或許只有在這裡(和我的秘密微博),我才能像個回返少女時代的小迷妹。
小小聲說著:
好喜歡鹿晗和迪麗熱巴。(外加兩個畫上愛心的眼睛)

都快奔四的年齡了。
卻為著這樣不可思議的自己,而不經意傻笑。

××××

才華是怎麼一回事?
文字又是怎麼一回事?
散文是怎麼一回事?
小說又是怎樣的一個發生?

質疑著這兩年都在努力的自己。
沒有光環,單憑個人喜好。
卻走向了什麼方向?

友人不曉得怎麼安慰我。
姐姐敷衍我。
沒有人跑來和我說,喜歡我寫的小說。

即使入圍了。
卻無法找到一個人,興致勃勃地說,嘿我入圍了。
也沒有一個人和我說:哇,好厲害!可以給我看你寫的小說嗎?

不期待讚美。也不可能獲獎。
自己的能耐去到哪呢?
怎麼會連這點認知也無?

只是遺憾著。
沒有一個貼近的靈魂,理解自己所思所想所寫。
真心和我討論自己的優缺點。

不需要一票人。
一個就夠了。

而當這一個都沒有。
荒涼無盡蔓延。

於是也不想繼續了。
有何用。

××××

出門上班前,匆匆而寫。
或許刻意荒廢這個園地是對的。
有些事無法在臉書Ig 書寫。
就回到這裡吧。

就回到。
自己的世界。




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生如夏花 淚如雨下

該是三十分鐘的車程,在下班尖峰時間硬是給拉成了一百二十分鐘。
回到家,倦極。
打開電視,知道324頻道七時正播放一開播即遭萬點吐槽的中國版《深夜食堂》。

也沒特意追。
只是剛好在家。
只是時間剛好。
也只是,此前已好奇著。

沒看前,也沒打算往下追的。
有些段落,比如女孩與小孩唱著張雨生的歌。即便該是溫情的,卻略顯突兀做作。

然而徐嬌年輕的臉龐清麗乾淨。
老帶著憂傷。

在她唱著:

『有誰的年輕不莽撞
有誰的成長不受傷
我們生如夏花
絢爛綻放』

那空靈的聲音與悲傷的神色,竟讓斜睨著陽台外的夕色的我倏然淚湧。

倏然淚湧。

一場乍然而至的淚雨。
邊找紙巾擦拭,邊極度詫異著。
何故哭?

女孩病故。
而我在電視機前,對於故事也只是猜測。
卻淚流得無法自拔。

是否真的有一首歌,一把聲音,在某個你也不曉得的時刻。
忽然讓你淚如雨下。
正如電視劇裡奇奇唱的《生如夏花》。(不是朴樹的《生如夏花》)

今日倦極。
而我莫名其妙地哭了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