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6日 星期三

一抹關於歲末的臉孔



失戀就像一場感冒病毒侵襲,無藥可醫但會自動痊癒。

如同林夕寫的:
看見的。熄滅了。
消失的。記住了。

開到荼蘼花事了。
獨剩開在彼岸,遺忘前世的花。

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
花葉永不相見。
相望與相忘於江湖,不過一字之差。

僅以此歌,紀念歲末一幅疲憊至極的身軀。
僅以此照,紀念今年去過最美麗的地方之一。


那裡有一座以桑丘命名的風車。Sancho。
是的。這照片,送給你。如果你來過。
那天,天空有雲,蒼穹很藍。
2012.03.18




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啦啦啦啦啦啦啦平安夜




金光燦燦。古堡。沙漠。音樂。韓國人。聖誕大餐。
杰沙媚爾留給我的記憶,雖然平面,卻還是挺豐富的。
如那黯啞溶溶的黃金色調。

韓國旅人大方宴請鐵達尼酒店的所有旅人,在這遙遠的東方國度,歡慶平安夜。

炸雞。我竟然只記得有炸雞。

還有那幾個好可愛的韓國女孩。自火車上遇見,就一直嘻嘻哈哈,並盡力讓我融入她們的和藹女孩們。
當你一個人,你就特別珍惜那些即使有伴而來卻依然努力將你用溫暖包圍的旅人們。
而這幫女子,讓你在一大堆韓國旅人當中,變得不太寂寞。

還有一個大馬女子,說起一段為期一個月的旅程‘很短’。
一旁的香港旅人瞪大眼說:那我十天的不就是‘蚊子’般的旅程?

笑死我。

那個和我打賭比較年紀大小的韓國男生一展歌喉。
聽得我痴了過去。

鐵達尼酒店的親切卻有點滑頭的老闆又唱歌又打鼓,逗得一夥人(雖然並不包括我)‘嗨’去。
倒是對老闆的‘丟火棒’表演印象深刻。
這個老闆,還真是十八般武藝幾乎樣樣俱全。看得我一忽一忽傻愣愣的。

那一夜,還有什麼?

2011年12月24日。印度杰沙媚爾的鐵達尼酒店。天台的露天餐廳。
矮桌子,枕頭坐墊。
金黃與彩帶交織。
俗氣卻溫暖的燈飾。

空氣稍冷卻不致刺骨。
遠處星光在光飾中黯淡。

一大幫異國旅人就是一幅找理由開派對的樣子。
而我,悄悄地隱匿在人群裡。

靠近又疏離地聽著音樂,看著樸拙的表演。
偷偷地感受著一丁點異地溫暖。

那麼虛無。卻又那麼真實。
而我記得,我是快樂的。

非常快樂。

也許,心裡也一樣唱著歌。啦啦啦啦啦啦啦,平安夜。

××××

我不是派對擁躉。
然而,我還是很喜歡那溫馨快樂的夜。

相聚。平安。感恩。快樂。在喧鬧熱騰騰的氛圍裡安靜著。
是一種福氣。

正如2012年的12月24日。
和家人安靜地吃一頓飯,回家沒有趕稿,倒是寫了一篇部落文。
(簡直不務正業到了極點。)

平安夜。
我想,我心裡想要歌唱。
並在回憶裡泅泳。

杰沙媚爾。
妳又豈止是黃金之城。又豈止是迷你沙漠?

隨我心裡的歌,思念著一年前的夜。
那些旅人的臉,竟然還那麼清晰。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一支煙







你問:介意我抽煙嗎?

『哦,沒關係。』
那是你的自由。而我一向尊重自由意志。
何況,異鄉遇見故鄉人。

『吸煙不好哦。』
附加一大堆碎碎念。

『認真當你是朋友才和你說哦。』口裡含含糊糊還有吉爾吉斯的拉麵麵條在咀嚼當中。
竟然說出這等如今讓我訝異的話。

彼時,你我不過剛見面的‘陌生熟悉人’。我是哪根筋不對,竟說出這等噁心的話?

可因為你是故鄉人。因為你是我心裡認真相信的人。
即使那不過是我們見面的第二日。
而我怎麼那麼奇怪?竟然毫無猶豫地對你幾至推心置腹的境地。

那是我的傻。不是嗎?
你一定訕笑。

換作是其他旅人,基於禮貌。也基於客氣。我不太理會。
即使很久以前,我非常厭惡煙味。常常一陣煙味的靠近就會讓我掩鼻皺眉。

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那麼在乎?
或許因為,姐姐的一些朋友吸煙。卻又是我欣賞的人物。
心裡竟是不捨。不想因為那人抽煙而放棄對她的欣賞。

而又是誰說過?

一個人旅行。因為漫長,因為孤寂,因為……需要有點什麼,來消除那無盡的空白。
於是開始抽煙。

叼著一根煙。吞雲吐霧間,是否就能暫時忘卻那會讓人心慌的寂寞?
而煙癮,從寂寞開始。卻因而逶迤蔓延至生活中,從此成了心裡的蠢蠢欲動。

是這樣的嗎?

而你又是否知道。至此,煙鎖住的,是你腦裡無法用自由意志控制的細胞。
需索尼古丁的,或許不是你的心。
而是那已經習慣讓尼古丁逡巡盤桓的腦細胞。它們成了尼古丁的基地。

那幾個月。寂寞漫漶無邊。
而我從未想著叼起一根煙。

那不是很酷的一件事。
那是我曾經極端厭惡,如今也不喜歡的一件事。

旅行。再怎麼寂寞。再怎麼無聊。
總有比吸煙更好的方式來消遣,不是嗎?

呵。我就是一幅義正詞嚴道貌岸然卻又隨時準備委屈求全的矛盾的傢伙。
於是當你問:介意我抽煙嗎?

我說不介意。
其實我真的不介意。只是不認同。

行旅中,尤其長程旅行。不是更應該保持身心健康嗎?
這些話,我都沒和你說。

因為,你給我的,其他的,已經太多。
而我感恩。

就只是這樣,足以讓我忘記對吸煙的不喜歡。
你會說,我沒堅持沒個性吧?

××××

回到我熟悉,你陌生的國度。你讓我看越南的煙盒,那是我第一次那麼近距離‘觀賞’一個煙盒。你說,越南的煙盒沒有馬來西亞的那些噁心圖片。

我傻不愣登卻漫不經心地把弄著煙盒。
忘了告訴你說,我連一個煙盒有多少支煙都不曉得。

『不是說要戒菸嗎?』

你說戒菸不難。
抽完這盒越南煙就戒掉。

我聽了就算。
不再對你說戒菸的事。

朋友。因為你曾經也一直啟發我。卻又不至熟悉至知己的階段。
於是我選擇噤聲。

因為,我不是誰。(笑)


××××

再後來的聚餐,我甚至問你:要坐吸煙區嗎?
你不置可否。卻還是帶頭走進了室內。

末了還是忍受不了,坐到室外喝茶抽煙。
我看著你的‘馬來西亞煙盒’。嗯。是有那些噁心的圖片。

行旅中的煙癮,還是帶著回來了吧?

我沒有像在吉爾吉斯比什凱克那時候的幼稚,劈裡啪啦就一大堆抽煙不好什麼什麼什麼的。
沒再說什麼。
只稍微提及幹嘛還要花一筆錢去買煙啊?

你有否聽進去?
我並沒有太在乎。

××××

某日。你和我說你戒了煙。

或許你沒察覺。連我自己當時也沒察覺。
我特別開心。莫名地快樂。
我一直不懂為什麼。

告別時候,笑得最開懷。

後來我想。我是真的替你開心。

朋友,你常覺得我婆婆媽媽語焉不詳扭扭捏捏懦弱猶豫。
可原來對於身邊的朋友是否吸煙,還是有著介懷。
雖然我不認為會因為你繼續吸煙而與你絕交。(不需要吧?)

可你戒了煙。

那日看了一則泰國的勸諭戒菸公益廣告。有一剎那衝動想分享予你。
轉念一想。
不對,你戒了。就不需要了。

朋友。真高興你戒了煙。
下回旅行寂寞,就想點別的事做吧。(笑)



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我匆匆走過你身邊(I)

蘇雷佛塔彷若中心裡的中心。金光燦燦之下,留下了騙子的陰影。
然而。必然的。每座城皆善惡有之。
仰光的可愛,在她的生活氣息裡。



 —— 仰光仰光,仰望光的城市。——
 —— 永珍永珍,永遠珍貴。——
 —— 曼谷曼谷,慢慢的谷地。——
 —— 吉隆坡,吉祥興隆之地。——
 —— 胡志明市。就胡志明市最沒創意了。——

—— 仰光仰光,仰光是個只適合在傍晚四時之後遊蕩的陽光之城。——

我在朋友身邊碎碎念。

……

『你好煩。』朋友應了我一句。

××××

當熱帶的光,如毒蜂蜇人般與肌膚相觸。
我幾乎溺斃於仰光晌午時分的溶溶陽光裡。

汗水涔涔地流。
腦袋早已停止運轉。

仰光,怎麼會是這樣的一座城?

於是我們決定離開。
不欲逗留稍歇。

即使那日初抵仰光。在2006年之前依然是緬甸首府的大城。
卻像是讓時光滯留的一座慵懶之城。

如貓的一座城。
卻也是熱烈的一座城。

××××

我以為,那會是良善美好的一座城。

在蘇雷金塔面前,猶豫著是否該理會一直前來詢問要否兌換貨幣的遊走商人。
什麼時候開始,我竟然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相詢。
什麼時候開始,我掉以輕心,貿貿然決定冒險一搏。
為了那差額相當大的兌換額。

孰料那是魔高一丈的刻意欺騙。
像變魔術一樣。

明明雙眼已經盯緊那一疊疊的紙鈔。那陌生的緬幣仍如夢幻泡影一般,霎那不見了一半。
我們急匆匆回到臨近的旅遊局,莫名地臉色煞白。

‘我們肯定被騙了。’她說。
一疊一疊地數著份量輕了一半的緬幣。我心裡知道這次兇多吉少。

旅遊局的安哥走過來問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細聽我們的敘述,然後告訴我們那戲法是怎麼變。

仰光那麼熱。
而我的心登時涼了一大截。

仰光。佛之國度的大城。
在蘇雷佛塔之前。

你以如此特殊的方式迎接我,並讓我記住你。

××××

而我噤聲。
而她不語。

開口之時,盡是說:好啦好啦。幸好沒換兩百美金。
幸好錢應該還夠用。

彼此沒有怨懟。甚至沒有憤恨怒罵適才的兌換商。
也沒有沮喪至極。

或許。我與她都深知,這不過是第一日。
我們都知道。彼時彼刻,最重要的是接下來的旅程。而非懊喪或愧疚於因過於大意而犯下的錯誤。

雖然我懊惱於自己。
卻也知曉那是一去不返的教訓,是她沒有怪罪於我的無條件諒解。

於是我了解到。
仰光以這樣的方式迎接我。

也必然因此而在我心裡烙下深刻印記。

嘿。仰光。
初次見面,多多指教。

××××

我匆匆走過你身邊。
輕輕。悄悄。幾乎不著痕跡。

而你卻留給我難以磨滅的印記。

不。
當然不只是那燠熱折騰。
不只是那一群騙子兌換商。

還有的。
還有那流滯的粘膩時光。
還有為何,你是一座仰望光的城市。

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七天

不過七天。

是的。只是七天。
怕什麼?

你。在。害怕。什麼?

歸家以後,忙忙碌碌,淒淒惶惶,莽莽撞撞,磕磕碰碰。
似乎不曾有心思好好坐下來思索。

你想好了嗎?
還是,一樣在行旅裡忙碌?而忘了沉澱。

還未出發,你就想哭了。
是的。

沒有‘牽掛他’的旅程,會是如何?
心裡完全沒有‘他’的旅程,會怎樣?

你害怕的。
是想起他。

是想起,每一次出發之前,他的告別與叮囑。
是想起,每一次的猶豫,他的安慰與鼓勵。

是想起,每一次歸家時候,他的第一封短信。

怎麼還會想起呢?
都過去了。

而且,如今。
不過七天。

你是很好的。
別害怕。

2012年12月1日 星期六

認真旅行……嗎?



軟軟膩膩的肥皂泡泡,框住了一霎的如夢幻泡影。
孩子追逐的,是否一戳即破的假象?
還是純粹。

真的只是,很純粹的一種 —— 純粹的純真?

2012年3月4日。這一日,我在西班牙安達盧西亞的大城 - 塞維利亞。
午後時分,初春的歡樂瀰漫著廣場。

那時候的我,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彼時。我是否有認真旅行?

還是如同這張隨意歪斜的相片一樣,得過且過?

『而你認為,只有看進你的心的人,才會看穿你隨意背後,害怕認真的認真。』

近日擾攘。疲憊蔓延全身神經,直達末梢。
才發現,那個過去的人已經越來越少被想起。

而夢。依然閃現。

只是。我即將要旅行。
臨行前,除了簽證,似乎什麼都沒預備好。

而我以為,這次必須認真旅行。

何謂認真與不認真呢?
我恍惚著。

這一次。
認真旅行……嗎?

『而你知道,你依然這樣猶豫矛盾著。』

再度踏上旅途。即使很短很短。
或許我只是想念。

旅行時候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