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1日 星期日

下次遠走的時候

回家一年了。
原來距離上次遠走,已經一年了。比起在路上的日子,硬是多了一倍。

不知道自己的記憶力有多好。
在這一年的跌宕起伏裡,渾噩忙碌焦頭爛額中,竟然沒有好好整理自己當初的行程。
如今打定主意好好整理,發現有些小細節忘了。

卻只要在日記裡讀到那麼一句話,畫面就又浮現。
清晰如昨。

是的。我決定再旅行一次。
回憶倒帶。

好好記錄,那半年的一步一行腳。
算是對自己的交代。

我知道,我都記得。
當寫字完成,就是我下次遠走的時候。

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

流動的饗宴




火光焚燒了巴黎的天


熾熱轟烈一瞬間
轉眼日將盡



原來美麗一瞬間就是這麼回事
還未燦爛至最後,就已消殞在黑夜裡

只有回憶鎖在匣子裡
靜默至永恆
除了回憶,再也沒有任何意義。


××××

如今,集中精神寫巴黎。

加油!

發洩

你根本不懂什麼是愛情。
你一點尊嚴都沒有,才會幹出那等傻事!
當你有那個念頭,馬上殺死它!
你都沒事幹嗎?才會有時間去想些有的沒的?
我的天, 往前看,好嗎?!

然後我哭了。
然後我生氣了。

天,別再說了,好嗎?!
我嚷。以‘文字’嚷。

靜默。

我到底在幹嘛?
攤在大太陽底下,曝了光。
赤裸裸的。

生氣。難過。懊惱。
一大部分為了自己幹的傻事。
一小部分。為了你。

為什麼總是越在乎,就越笨。

××××

你還活著嗎?

眼淚不爭氣地犁頰而下。

是的。我還活著。
沒有被懊悔打倒。
沒有被你的如刀如刺的字眼給打倒。

而我在幹嘛?

Life goes on.

××××

長氣。多話。抓不住重點。
是否相識越久,你就越嫌棄?
我總是那麼無聊。像你口裡說的那些小女子一樣,嬌縱膚淺小器。
不懂愛。

當初,你不是一眼就看穿嗎?

傻呀。我傻。
依然活著。依然寫著。依然想要做些有意義的事。

而你想什麼,又與我何干?反正我從來都看不清,你太會保護自己了。不容許自己有一丁點的私人情緒表露在我眼前。
不想在乎。不想掛念。不想哭。最重要的,是不想重蹈覆轍。

臨睡前,會為你祈禱。傻裡傻氣答應過你的,說話得算話。
因為。始終。是你的狠心與直接,教會了我不要回頭望、不要再做林黛玉、不要動不動就哭、不要老是以為自己很可憐、不要把感情看得那麼重。

那好。就別再主動找你了。
時候到了。朋友,你自然會找我。(啊那不找也沒辦法。)

發洩完了,開心。
繼續寫文章去!

2013年3月23日 星期六

百褶

2012年記事 - 一段又一段生命的旅程,在2012年綻放、潰爛、凋落,復完整、回歸、留痕。
狠狠地愛過。痛過。傷心過。憂鬱過。自毀過。傻過。
迴轉。即使愛情滿目瘡痍,卻依然有這些生命點滴豐盈旅程。
失去與收穫之間,不過在於感恩。




回憶的巷子裡

有你有我有他有她的故事



曲終了。

人散了。
故事留在匣子裡。
巷子不老
新的人。新的故事。
新的愛情。新的分離
在城裡繼續上演

××××

天空有雲的那天
我捧著書
城裡有風 心裡無礙
假裝 天下太平
(混沌藏匿在雲層裡)

××××

裊裊 縷縷 沸沸 揚揚
眼裡有霧
心裡有冀盼
歲歲月月年年

××××

如果雲能替你收藏秘密
那它太也沉重

難怪偶爾
得哭一哭

××××

我希望
永遠有每一刻
每一腳步
都如此踏實

如此
值得記憶收藏

如此
美。麗。

××××

說好的事呢?
和你騎鐵馬浪游

得趕緊學一學
不然怎麼曉得你等不等得及

××××




向左走
走出一個飄零落雨的早晨
時光留在這裡

不曾前進

而你 疲憊不堪

××××

那是螢光紅的
大大的字
PGRM

不是螢光綠

滂沱如江水流瀉
望雨發呆的城

××××

原來
故事結束了

紋理終將枯萎
痛 將隱遁

回憶 深刻
如煙

2013年3月19日 星期二

拆牆繼續走

人說水瓶座非常固執。
即使撞了牆,還是會拆牆繼續走下去。

磕磕碰碰了幾回。
總做著在別人眼中對前途沒有助益的事情。
沒房子沒現款沒升職沒產業沒家庭沒男朋友。

沒沒沒。
就是沒。

如此任性妄為。
如同當日忽然決定到印度去。

今日忽然決定去報名上課。
什麼都不清不楚就報名?你的錢很好花是不是?

想來想去就一定會有好時機嗎?
我反問。

不。投資報酬率依然是我學不會的事情。

是上天注定了我的命運嗎?
或如是說:上天注定了你的個性。而你的個性決定了你的命運。

那是否就無可迴轉改變了?

×××

人是會改變的。
他和我說過。

是的。會變得比較保護自己。
會變得把心情留給自己,把心動藏在心底深處。

沒必要再掏心掏肺,因為最後感動的,也只有自己。
不想假裝,但也不會多話了。

但是對於喜歡的人,還是會天南地北毫無遮掩。
對於喜歡的人,我總是縱容。
即使他/她們曾經毫不留情地責備我。

是的。我想,我依然是那個會拆牆繼續走的人。但也許拆了牆,走的是另外一條路。



2013年3月17日 星期日

和田二街

這個馕師傅非常可愛,擺好姿勢讓我拍照。


北疆烏魯木齊。2011年,盛夏。
我無處可去,無以名狀。預算八個月的旅程才不過剛起了個頭。

恍恍惚惚間,還未進入旅行的狀態。

於是在烏魯木齊的某一天,我在市區裡晃蕩了幾乎一整天。
那日該是要找火車售票處。找著了,卻沒買票。
反而一路流離浪蕩。

一晃。就拐進了和田二街。



這可是小女孩的爺爺替我們拍的


任憑記憶,我不記得烏魯木齊的任何一道街。
卻只記住了和田二街,和那賣馕的一家子。

××××

小女孩裹著頭巾,守住擺在路邊的一桌子的馕。
好香。我戰戰兢兢地靠近。

『這多少錢?』

『一塊錢。』小女孩的聲音嬌滴滴的,很輕很輕。

我買了兩塊。往店裡頭探頭探腦。
忽而大著膽子問:我可以進去拍照嗎?

小女孩往裡頭看了看,問了大概是她爺爺吧。
爺爺轉過頭看我,羞澀地笑了笑。點點頭。

我依然扭扭捏捏的,那年輕的馕師傅卻一嘩啦地擺好姿勢讓我拍。

我笑了。

爺爺和小女孩有些羞澀,卻很友善。
我在小小的店面裡頭東瞧瞧,西拍拍的。
這華語不太流利的維吾爾族一家人卻給了我最溫和善良的笑容。

於是,疲憊的我。就在那一刻,笑得燦爛無比。
是旅程開始以來,最開懷的一次笑容。

於是的於是,對於烏魯木齊的記憶,最美麗的畫面就是在這家小小店面裡的時光。



善良溫和的一家子,是我對烏魯木齊最深情的記憶。

2013年3月15日 星期五

罪惡之城



親愛的K:

阿維曾曰:此城雖然攫奪案頻仍,但受害者多位本土子民。遊人甚少被盯上。
可阿維是否輕忽你的魔黯之心了呢?

『天仍藍。雲依舊飄忽。
一覺醒來。

惚惚恍恍間,昨日是否夢一場?』

K,哆嗦的女子在你的懷抱裡失卻了溫度。
你給了她赤道的熱情,卻如此冰凍她的心。

『歸去吧。

此地太也輕佻。
此城太也貧乏。

此旅——幾乎要了你的命。
‘我的魂魄呢?’

歸去吧。』

K,你天底下的子民,凌辱了她她他他。
也一樣辱沒了你的靈魂。

K,靈魂的長度無法由你決定。
靈魂的厚度,你的子民卻不願為你增遞。
於是。
你淺。

K,淺不是罪過。
如此淺而爆,才是無可原諒。

而我,無可避免。為你子民。

『血如火焚燒。

燃燒吧。
脆弱焚燃成灰。

‘我還有明天。’
‘你呢?’』

問得好。
K,你是否還有明天?
我,是否仍有明天。

憂傷的女子,謹記。
K,謹記。

雙子日日劃破天際,卻在暗巷暗廂裡藏污納垢。
橫生暴力淺薄不耐。
你傷你子民仍不滿足,非得傷他城子民?

親愛的K,我該如何與你相濡以沫?
當我只能與你相濡以沫?

你的子民   痛心敬上




2013年3月9日 星期六

托雷多古城的邊緣。好幾回,我坐在這裡發呆、看日落。遙望新城。
在托雷多的日子,就這樣過了。


忘了到底是Pierre還是Victor在布哈拉的旅舍裡,在那透著寒意的庭院裡,裹著毯子吸著鼻子,侃侃而談。

『到了某個地方,最需要學的話,不外是那幾句:你好嗎?是。不。謝謝。我愛你。』

然後哈哈哈一陣自得其樂地狂笑。
在那秋意幾許卻凍得我們都開始瑟縮發抖的庭院裡,恍如回到了撒馬爾罕的Bahodir B&B。即便冷,還是暖和的。

有笑聲。有戲謔。有溫暖。
Pierre和Victor兩個搞怪咖。Mio和我兩個安靜咖。
四個單獨旅人加起來,還是讓布哈拉的記憶溢滿著歡樂。

我沒和Pierre學法文。也沒向Victor討教西班牙文。
那時候,我只嚮往著連接中國邊境與巴基斯坦的喀喇崑崙高原公路,和據說每個旅人一生都得去一次的瑰麗印度。
歐洲離我仍然太遙遠。

孰料旅途來到最後,終究還是來到了巴黎和西班牙。

法文與英語不源於同一系,學起來,腔調總是差那麼一點。難怪法國人不喜說英語。
西班牙文則易學許多。

或許是在格拉納達與Mio重逢,她又教了我好幾個音節該怎麼發音。

閒閒晃悠時刻,我像回到了在巴黎地鐵站遊蕩時刻。有事沒事專注看著廣告版,猜測那些字是什麼意思。不同的是,在巴黎我是在地鐵站學習。來到西班牙,餐牌和路牌成了我的流動書本。

我喜歡聽法語。那是很優雅的一種語言。似乎無論多麼大剌剌的人,說起法語都顯得文雅起來。
而西班牙語則直接而用力。噼哩啪啦的,聽起來總感覺有些微粗俗。
可西班牙語相對於法語容易拿捏。發音容易掌握,唸錯的機會較少。於是我特別喜歡有事沒事念念廣告版,路名。像個傻子一樣。

然則那是在西班牙寂寞的日子裡,最讓我快樂的消遣之一。
往後的那些時日,在非不得已與當地人交流的時刻,即使只是抓重點字外加國際通用的‘比手劃腳語’,竟然也能回答得斬釘截鐵。

在托雷多車站等待回到馬德里的直通班車時候,一西班牙人來到我跟前嘰里咕嚕地說了一堆話。

而我不像平日那樣說yes。而是直接點頭說:sí。

『這一班車是回到馬德里的直通車嗎?』

『sí,sí。』

西班牙人滿意點頭,到隊伍後頭排隊。
而我為著這小小的‘成就’,忽而快樂起來。

那是我在西班牙的最後一日。
從托雷多回到馬德里,直奔車站。晚上的車回到巴黎。

××××

語言不是行旅時候最大的障礙。
許多時候只要用心聽和觀察,還是能大概猜到意思。

我想,我從不後悔在歐洲79天的日子裡只去了巴黎和西班牙。
在中亞兩個多月時間掌握不了俄語的挫折感,在西班牙和巴黎獲得了小小的補償。

行旅期間怎麼可能一會子掌握兩種陌生的語言呢?
只是,能唸一些單字和點餐、問路,就已經能讓我好快樂。



2013年3月8日 星期五

愛我。現在




『你愛我嗎?』

『愛我多久?』

『一萬年太久。』

『愛我。現在。』


××××

那是湖?是河?或是江?

灩灩絲紅的血,如火暈開在漾漾水裡。
小女孩天真地笑。啊,爸爸在和我玩呢。

轉眼漁村天翻地覆。
當那高空彈跳在文章傻呼呼的臉與甲乙丙丁認真救人的神色之間轉換。
當笑意盈臉,卻轉瞬看見小女孩終究掉入魔魚的血盆大口。

電影院的光影閃爍中,我摀住口,看著小女孩的媽媽憤而躍入江河中,那含怨又轉眼驚恐的眼神,倏忽一切嘎然而止。

似是悲情,卻在驅魔人唐三藏的《兒歌三百首》面前縱聲大笑。
段小姐乾淨利落地收復了魔魚,變成了手提小娃娃。乾脆得比文章飾演的唐三藏還要有男子氣概。

‘給錢啊,給錢啊!’
段小姐豪爽大笑,看似直接又市儈。把溫溫吞吞的唐三藏丟在後頭垂頭喪氣。
就是這樣的一個豪氣女子,看見並欣賞唐三藏的善良。

有說,太善良的人等於打開大門任人欺侮。
有說,善良與愚蠢不過一線之差。
然而,總會有人看見你的善良。

就像,在那毫不在乎的大剌剌的神情底下,她看見了他的善良。
而且理解。

××××

每一段邪惡背後,都有一則悲傷的故事。
因傷而憤。因憤而恨。因恨而壞。
因此,只要找到癥結,解開。那善良就會回歸。

在這混沌盛世最好又最壞的年代,還會有清清楚楚的邪惡善良的因由嗎?
是誰仍在做夢,相信人性本善?

虛幻的電影裡相信。

是否善良就必定會被欺侮?
以往我認為,正直誠懇坦白是必須而理所當然的。

然而如今,只有電影和小說仍然相信。

××××

眾聲喧嘩中,唾棄鄙夷者有之。失望者有之。
也許周星馳已經過時。也許每個人對他的期許不一樣。

有些人期許他早期的無厘頭。於是從劉鎮偉的《大話西遊》開始對他失望。
有人期許他《少林足球》與《功夫》裡的小人物精神。於是對‘七仔’失望。
(雖然‘七仔’確實不怎麼樣。)
鄙夷者則必然是不屑。所謂‘無厘頭’,怎能登大雅之堂?嘖嘖嘖。

而我總是偶爾想念《大話西遊》。對《西遊:降魔篇》完全沒有期待。
《大話西遊》有劉鎮偉。
《西遊》只有周星馳。

因為沒有期待,於是全力接收驚喜。

關於電影。關於藝術。
不該就是拋開成見,納川容海嗎?

既然能欣賞王家衛,為何不能同時喜歡周星馳的《西遊》?

哎。我就是興趣廣泛嘛。

××××

愛。並非小愛就非愛。
並非只有大愛才是偉大。

有時候,人為何不能從小情小愛裡,體會大愛?
於是迂腐傻呆呆的唐三藏堅決否認自己對段小姐動心。

比他更豪氣乾雲更勇敢的段小姐,追逐到天涯海角。幾近死纏爛打,毫不要臉。
哎,卻怎麼看都覺得她可愛。

勇敢逐愛的人,看起來總有那麼點天真傻氣。
那是她真正的善良。不拐彎抹角,不故作矜持。

只是,這樣的拿捏太也困難。
稍一不慎,此等角色就變成‘死不要臉’和‘犯賤’了。

幸好那是舒淇。
因為這個角色,我才覺得舒淇美麗。

××××

我喜歡這出電影,除了因為驚喜,還為了貫穿全片的,關於‘善’與‘原諒’的故事。
或許因為心裡太多雜念。或許因為覺察自己的不善良。
因而特別嚮往。

善良。

善念。

原諒。

因果。

又何必拘泥於教條與形式?
心存善念。不要追究,不要執著。

總有一天,有人會看見你心裡頭的善良。
有人會看見,在你死纏爛打毫不要臉翻臉崩潰的心裡,是一顆坦蕩的心。
因為信任,因此無所保留。
因為不願意說謊,因而你任由他人對你厭倦。

是的。除非你是舒淇。
擁有段小姐那傻憨憨的真心。

××××

我始終不明白。為何沒有人看見我所看見的?

那些特效。那些無厘頭。那些關於愛情。
為何沒人看見,我看見的,關於‘善良’?

於是《西遊:降魔篇》只淪為一部賣座電影。
一部商業電影。

當然。那是一部具有商業考量的電影。
她沒有很偉大的道理。沒有關於人生命題的嚴肅課題。
甚至沒有很認真。

誰說的?
認真與不認真之間,不過是看觀影者怎麼看待。

認真。你就輸了。
如果硬要拿《西遊》與《花樣年華》相比,也只能怪觀影者太認真了。
有些電影是不能如此相比較的。

你要看見,在她專屬的領域裡,是否超越。
是否喜歡《花樣年華》,就不能喜歡《西遊》?

誰說的?


寫於2013年3月8日

××××




一直覺得電影、戲劇、音樂、藝術,不能僅僅只是用心。
沒有創意、才華、努力、認真。僅僅是用心,作品也只能事倍功半。

而周星馳在《西遊 - 降魔篇》裡的用心與成果,是成正比的。
除了用心、野心,他還有滿腦子的創意與點子。

《西遊》是一個完全出乎我意料的驚喜。

我總是易笑易哭易感。
但很少有一出電影能讓我在兩個小時的光影裡,又哭又笑又感動。
而《西遊》做到了。

《西遊》裡的愛情不是僅僅的重點。
關於愛。關於執著。關於 —— 真、善、美。
那麼簡單的道理,誰又真正懂得了?

《仙履奇緣》裡,孫悟空說:如果要給這份愛一個期限,我想是一萬年。
然而在《西遊》裡,驅魔人段小姐和玄奘說:愛我。現在。

簡單。明了。鏗鏘有力。

在網絡讀到一個專訪。周星馳說:“那时我还年轻,不懂事,现在我明白了。如果要给期限,就今天,别等那么久。”

總是要有些歷練。有些經過。有些發生。
讓人改變心態。

還等什麼呢?
要做什麼,要追求什麼,要實現什麼夢想,要愛什麼人。
要。就趁現在開始。


我很難跟你說為什麼會喜歡這電影。
如果你懂為什麼我喜歡十多年前的《大話西遊 - 月光寶盒》與《仙履奇緣》。
如果你懂為什麼自那時起,我對周星馳的作品有所期待。
如果你懂為什麼我並沒有認為《Life of Pi》有打動我的心。
如果你懂為什麼我會掉眼淚之後笑得東歪西倒。
如果你陪我一路走來,知道發生在我身上的所有事。

如果你懂我。

那你就會懂,為什麼我如此喜歡這次的《西遊》。

關於《西遊》,我還有話要說。
又豈是這篇匆匆而寫的三言兩語所能概括?

年初一啊。
如果不是因為有太大的驚喜,我不會這樣隨便亂寫。




寫於2013年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