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

點的生活

1. 六月真是個奇怪的月份。久未聯繫的朋友,忽然相繼主動找我。還是覺得開心的,因為都是我曾經看重卻漸漸放開的人。或許放手,就是收穫。

2. 好壞參半的六月。畢竟仍然是好消息多於壞消息。就只是入圍花踪決審,已經足夠不可思議。

3. 原來2015已經過去半年了。今年也沒替自己立下什麼明確目標。只是努力讀書(唸西班牙文),努力書寫(其實也已經懶了),努力想東想西。該是確立人生的年紀,卻彷彿遇上了瓶頸。東摸摸西摸摸,又不甘心,又摸不出個所以然。有時候還真有種:真糟糕的感覺。但日子還是一樣過。且看‘不甘心’能帶我走多遠。

4. 讀著張大春的《大唐李白》。初始還可以,越讀越艱難。好像回到中學讀文言文,不止拗口,還得查字典。除了十二歲那年讀《紅樓夢》翻過字典以外,我有多少年沒在讀中文書的時候需要查字典了?今日休假在家,整個下午捧書卻讀不了多少。腦袋後來實在太重,天氣又太熱,終於還是把書放一邊。讀讀方路的詩集,然後抓起米蘭昆德拉的新書《無謂的盛宴》,竟然一會兒就看了一大半。今日還是不寫字吧。就讀書。

5. 坐立難安大概就是這個意思。睡也不是、躺也不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這幾天天氣悶熱得不像話,遠望天空似乎煙霾籠罩。即使躲在家裡,還是一樣無法專心讀書休息。什麼時候才會下雨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