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

撕裂的世界




我只是個膚淺的遊人。
我喜歡此城的美麗,此城的文化底蘊,此城的藝術氛圍。
此城的寬容。

我其實看不見巴黎些什麼。
然而我如此思念此城。




昨日已去。今日未完。
血濺無法比較,生命一樣珍貴。

然而為何寬容,總是無法對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