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京都之冬(八)- 嵐山點一



山巒潑墨似地侵染了一大片天空,遠遠地,看不真切地裹著水光
渡過一座橋,踮起了腳尖,是否就能昂頭摘月?
還是月兒渡過了橋,攀上了山,明亮了夜?

我在桂川河畔彳亍流連,凝睇着瀲灩的水光與晨曦輕舞,還有那卷帶濃稠寒意的風。
久久不捨離開。

一孤單女生在不遠的前方,一會兒蹲地,一會兒挺直著腰背遙望前方。我在她後頭,大概也是一個樣。
或許,我還聽見了桂川的潺潺水流,悉悉簌簌地恍若情人的柔聲細語。

我拼命地呼吸著空氣裡的風,沁入胸腔,融化成了眼裡和嘴邊的笑意。幾乎從那一剎開始,我就愛上了嵐山。

自渡月橋往小鎮望去,寧靜著。冬日的空氣裡,有著一絲尚未甦醒的寧謐香氣。


還早著呢。
嵐山入冬以後的某個清晨,街上不見人影,店鋪門前冷清。
我手上拿著公車司機遞給我的旅遊地圖,終於捨得往適才他遙指的方向前去。

幾乎是跳躍著前進的,我來到了天龍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