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

隨想

近一年來總是睡不安穩。
即使行旅途中,依然易於早醒。

很少很少,一覺無夢到天明。
那深層的睡眠僅僅某日在地球最南端的烏舒懷亞出現過。
那大概是最近一次,清早八時半醒來。
一夜好眠。記至今日。

卻也猶記醒來之後,七張空蕩蕩的床鋪。
昨夜同房的德國女子早已離開。

世界最南端。
盡頭。
空。

而前一日方同另一旅舍甚為好聊的德國女子依依道別。
翌日即醒在空無一人的房間。

登時悲從中來。
邊收拾床鋪,邊掉下了眼淚。

××××

昨日淺眠,醒來卻倦怠未消。
做了些拉筋運動,洗了把臉。
按照計劃往月樹買書。

沒為他買成任何書。倒是為自己買了三本。

××××

與友人相聚談笑。
說起南美一些小小驚險。

原來我不曾忘記彼時的恐懼。
只是無法表達。

笑著笑著。

回來細想。
不。
我不會再一個人健行。
是。
我害怕得想哭。

卻只能在雪地裡默默地回返。
默默地擦淚。

風有點冰涼。
不及心頭的寒冬。

××××

《太陽的後裔》如此風靡大眾。
十六集,自印度新德里開始看。
斷斷續續。
一個月過去,卻還有兩集未看完。

當然喜歡劉時鎮劉太尉。
這樣的角色,怎麼不討喜?
幽默、可愛、輕鬆。認真時候卻man到極點。

與友人說起女二。
倒追男二的女二。
勇敢又可愛。甚而比女一討喜。

然而友人說:倒追這回事,也得是你有條件才行。

我點頭贊同。
告白兩次皆失敗,可見條件這回事很現實。

戲而已。看一看,作作夢就好。

××××

與友人談起有些人會因為想要結婚,而在身邊出現追求者時,願意將就。
或感動委身也不一定。

於是我想。
即使想要有個伴侶。
卻絕不願委屈自己。

如此不願屈服的倔強,原來一直存在在心底。

不如驕傲地做自己。

××××

愛說話。愛笑。
卻偏偏極易陷入憂鬱多慮的情境。

是否有人會理解與接受如此極端共存於體內的兩個我?

因為人總喜歡看陽光的一面。
因為人只願意分享喜悅,不願共同承擔苦楚。

世界已太紛亂,於是陽光可愛笑容是殺手鐧。
偏偏在這一面的背後,有一大塊陰影。
那是許多人無法理解、不願理解、更不願接受的陰影。

他們不知道,陰影會減少。
只要你願意看見。



3 則留言:

  1. 回你第三段:以後找我,然後一起害怕一起哭。哈哈~

    回你第四段:"倒追這回事,也得是你有條件才行"。漏了:也要對方稍微有意才行。

    回你第五段:是啊,就如那天聊的,一輩子,太長了。

    回你最後一段:我接受啊!怎麼你沒看見我?呵呵~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吧。說到底就是看緣份啦。哈哈。
      一輩子很長,這些事,急不來。

      只有你看見有什麼用啊?哈哈哈~ :P

      刪除
    2. 該看見的人,就會看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