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無題




重複又重複地聽著音樂,我停下在鍵盤上飛快移動的雙手。
忽然入了神。

定定的。

是當日越堤看的第一部電影。
我說:我不想一個人看這電影,你陪我看可以嗎?

想想,如今再也不能有事沒事,一句你得空嗎,就拿了護照搭車到新國找朋友看電影。
再也不能有藉口或無藉口,在家填好入境卡,次日過境。和友人有的沒的都亂聊一通。

那麼自然。那麼理所當然。
再也不能這樣。見面如此容易,如此自然而然。

想想。還是有些許難過。

只是,這樣的日子若非我堅持回返吉隆坡而先斬斷。
遲早有一天仍是要結束的。
在仍未萬分捨不得的時候結束一切幻覺,或許仍是對自己最好的交代。

擁有回憶。可想,可偶爾回味,可偶爾眷戀。
已足。
吧。

不。我不會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