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8日 星期日

第十二封信:留影

Dear S,

你好嗎?

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在心裡默禱著。
但願,我有所有的力量,支撐你走過混亂。
正如,你曾經以不一樣的形式,聆聽我。

昨日總是靠近。
明天似乎太遠。
要抓住的,是些什麼?

告訴你哦。第十二封信了。
我在適應著,和你之間的,新的距離。
輕不得、重不得。
我只是不想重蹈覆轍。

然而,我還是有好多好多話想說與你聽。真的。
為你。為我。為其他一些有的沒的。
包括關於,在那皇城的短暫停留。那些細微的跌宕起伏。

可我快要寫完了。
當信都寫完了,我們該是怎麼了?

我能見你嗎?
一段好漫長的日子啊。
怎麼能不思念?
思念。一個曾經如此貼近心裡的老朋友。



















在北京城的最後一日,我回到了那流蕩了五個清晨與日落的西海湖畔。
什剎海的西海這一隅,似乎總悠悠地與歲月並肩飛行。
緩緩的。有種對北京城的煩囂與急迫淡漠以對的超然。

那幾日,我從旅舍沿湖步行出大街。
一個轉角,就是喧鬧。
日落前後歸來,從大街沿湖步行回旅舍。
一個轉角,復歸平淡。

總是特別懷念那裡的小小民生與清淨。
於是,臨別前,我回去了。
看她最後一眼。

你知道的。你應該知道。
我總有些小小的、不起眼的、似乎毫無意義的‘想要完成的一些什麼’。
比如,看西海的最後一眼。再走一段,我走過了五日的美麗、疲憊與滿足的路。

或許別人會覺得那毫無意義。
然而,我相信你懂。



























柳樹依依。
那日清晨,心裡淡淡的。
我有微笑嗎?或許有吧。

面對著寧靜的湖畔。我想像著,最後一眼。
然後想著,你在電郵裡告訴我的幾句話。

你似乎說。我是耐不住寂寞的。
我的旅行,總是太喧囂、太快樂。

而這次,我第一次如此寂寞。
是的。寂寞。

我想著。心裡始終柔軟。

該怎麼告訴你?不管是昨日,還是今天。
那時候的旅行,有一半的原因,是為了你。
為了忘記你。為了讓自己不再那麼深陷。為了讓自己超脫開來。
結果卻是徒然。

那時候,竟是無法預知回去以後的那一場風暴。
而今回想,時過境遷。

竟是。竟然只是。
一場經過。

我只是意外。卻也感動。
原來你不曾忘記,我說過的事。我們有過的約定。


























來到北京,怎麼能不去看看鳥巢和水立方?
北京歡迎你。以熊貓、以鳥巢、以水立方。
2008年,北京對全世界宣揚中國的繁華盛世。

只是。繁華如此虛幻,如同一場燦爛華麗凋零的夢。
誰看見,夢的背後?
有誰看見,一些被掩埋的事實,被掩蓋的聲音?

美吧。或許。我無法置評。
轉了三、四次的地鐵線,也僅僅花了兩元人民幣,我來到了奧林匹克公園。

北京歡迎你。
哦。



















晃蕩著。反正有的是時間。
看那藍天下近距離的水立方。我是無感的。

為什麼來了?

我其實不太在乎的。只想著,反正這半天也沒什麼好做的。
就來了。

無所謂後悔不後悔。
至少回到馬來西亞,別人問起,我可以說:哦,到過了。
看到了。

如果是你,也許連這一趟也不會想要來吧。

除了鳥巢與水立方,北京其實還有深厚的歷史與故事來歡迎旅人。
然而,北京城似乎總是在玩拆卸遊戲。
就這樣,光輝了嗎?
就這樣,華麗了嗎?
就這樣,贏了嗎?

有些新穎與最高、最炫、最特別、最‘進步’,或許,不過是最虛幻。

然而,她是個必然得走在世界前端的城市。
過客如我,又能說些什麼呢?























於是我如此匆匆交差,回到了旅舍的大街上。
替你買了孤單星球。

我不介意的。
為了替你完成夢想。

旅程該是結束了。
我卸下了所有曾經的忐忑,來到了那日我抵達的城市。
背包裡有一包杯面。

天津的某家如家快捷酒店。我鎖上了門。把背包一丟。把手錶脫下。把掛在身上不曾丟開的貼身包包也丟在床上。往床上一躺。就睡下了。

一個下午,就如此虛耗掉。如此奢侈,如此舒服。
因為,我準備回家了。

猜我在天津還有做些什麼?

我很想笑。

你猜到了嗎?或許不。

我沒做什麼。午覺醒來,我洗澡、看電視、吃杯面當晚餐。
然後繼續看電視、讀報。

一躺,就又到翌日天明。

××××

Dear S,還有最後一封信。

拖拖沓沓了那麼長時間的十二封書簡,經歷了那麼多。
許多許多,已無法一言概括了。

若你真的看了這些信箋,你會怎麼樣?
生氣嗎?懊惱嗎?

還是,正如你說的。正如你安慰過我的。
會過去的。
讓過去,都過去。

這些,就都只是記憶而已。
紀念過去、紀念曾經。
然後,珍惜現在和未來。

好嗎?

好的。



記憶倒帶的十一次方

竟是如此快速就寫完的一封信。五月天,空氣熱了。
但願,心頭暖了。
但願,人長久。

2 則留言:

  1. 这篇看得我心伤感了。

    sweeyen

    回覆刪除
  2. sy, 不要感傷。要結束了。:-)

    真奇怪,明明已經寫完第十三封信了的,偏偏給吃掉了那最後一篇。
    結束兩次的完結篇,還真離奇。

    或許是冥冥中給我的第二次機會,寫好一點!哈哈,雖然也並不覺得最後一封的第二次完結有寫得多好。。。哈哈。:P

    故事完了咯。
    放下心頭大石。呵呵。

    謝謝你那麼有耐性看呵~(我很長氣的。。。。哈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