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7日 星期一

一水平安



月明星稀。
甘馬挽蒙妮卡灣的天空 - 黑得明亮。

如此皎潔皓白的月。

朋友將籃子交給我。
裡頭悉悉簌簌一陣又一陣。小小生命正努力攀爬。
但就是爬不出籃子。

那是剛孵出不足一小時的小海龜。

啊。
那麼頑強又可愛的生命。

在一個紅色塑膠籃子裡。

××××

海龜媽媽正在產蛋。
只要開始產卵,海龜媽媽就不會半途離開。

我蹲在一邊,在管理員的手電筒照射下。
凝望,發呆。

然後照相。
沒開閃光燈。

然而始終覺得愧疚。
海龜媽媽會覺得受干擾嗎?

××××


噓。別動。
你們不該穿亮白衣衫。

海龜會因為受到驚嚇而不惜回到海洋。

我們眼睜睜地看著她緩慢地、寸步寸步地往沙灘上行來。
停頓了好些時候。

然後繞一個彎,往海裡前進。

她下次還會再上來嗎?

會的。

××××

有人說。
海龜來到岸上,埋下下一代的種子。
即使在岸上受到了驚嚇,只要回到海洋,就會忘卻岸上的事。

果真一旦恢復徜徉海裡,前塵往事將盡數散去嗎?

如果人如海龜,一段記憶能如此抹去。
那人間是否會減少許多貪戀嗔癡。
是幸。
還是不幸?

那年八月中旬,我在月光下反复咀嚼‘遺忘’這回事。

怎麼那麼傻。

××××

數不清的小海龜依舊在月光下,沙灘上的籃子裡拼命往上攀爬。
待會兒,它們要回到海洋。

好可愛!

我忍不住驚呼。

一直一直看著。笑著。
小心翼翼地把其中一隻‘抓’起來,放在手掌上。
它比我的手掌還要小呢。

而且一直一直不停地爬。走出手掌,掉進籃子裡。
然後又往籃子邊攀爬。

一隻頂著一隻。
像接力賽一樣。

把小海龜的身子抓起來,‘雙手雙腳’就在空氣中拼命的劃。
它們會劃向光源,劃向海洋。

回歸海洋。

管理員說,看吧。
就把幾隻小海龜給隨手‘扔’在沙灘上。
那裡是個小沙丘,離開海洋有點高。

小海龜翻滾著滑下沙丘。
明明四腳朝天了,卻轉眼就翻過了身,往海洋衝衝衝。

小小指南針,在他們小小的身體裡。

××××

小海龜都衝向海洋了。
唯獨一隻落單的小海龜,一跛一跛地爬著。
同伴們都走遠了。衝入海裡了。
它還在沙灘上掙扎。

管理員用手電筒替它照射著方向。
它慢慢地。
海浪一緩一急地往沙灘上,終於把小海龜順勢帶走了。

小海龜們好可愛。
我在明燦燦的月亮底下,目送它們往水里去。

但願。
一水平安。


雖然。
前方是未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