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8日 星期日

來世再約

那一路,泥濘滿佈。
顛簸如眾生翻轉了天堂與天空以下的凡塵。
記憶匣子裡的雜七雜八也顛倒無序。
有什麼,悄悄地溜了出來。

我望著迷濛窗外迷濛流去的景。
該是清澈的河透過窗變得污濁。
一層一層古式房子在河對岸,愈發看不清。
卻全都在倒帶。

一如記憶裡的你,在倒帶裡,清晰又陌生地出現。

麵包車司機把音樂開得震天響。
陳腔老派的情歌,卻無意中觸動了心裡的什麼。

是你的身影。你的文字。你曾經的……即使是縹緲的 —— 疏離與寵溺。

我喜歡程陽寨的無人清晨。喜歡那河。喜歡冷冷的天裡,看著水車輪轉。
喜歡觀望寨子裡的生活。
寧靜。
平和。
是很簡單。是沒什麼。
但我感動。
像找回那曾經輕易感動的自己。那我以為已經消失的靈魂。

旅伴雖是好朋友,卻無法理解、也無法分享那份心裡的喜悅。
當喜悅變得寂寞,那喜悅還算是喜悅嗎?

就在離開的時候,擠在麵包車裡,觀望著遠去的村落,顛簸著往三江縣城去。
我遙望窗外。
驀然淚濕了眼。

我想起了你。想起你曾經理解我的喜歡與愛惡,無需明言的。
認同或不,卻從不批判。

如果祿豐是等一則十億年來未竟的約。
那程陽,大概是轉世十世也無法牽起的緣。

是的。過去了。
不會再哭。

只是想告訴你,我喜歡那一個清晨,人煙稀落的程陽寨。
我和朋友,心裡都突然想起了那個失落的人。
於是相伴,就變得寂寞起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