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不想溝通的時候

不想溝通的時候,我把鴨舌帽戴上。
把帽簷拉下,遮掩住大半的臉。

對著四張歡笑的臉,我無法不想有聚就會有散的時刻。
無法不想:即有離散,何故要有相聚。

你傳來的訊息一霎觸動了淚腺。
然而在四張歡笑的臉面前,我只能忍住。

天曉得我多麼想哭。

萬語千言又豈是短短數句話在whatsapp裡能說得清?
你必然訕笑我的多慮多想,徒增煩惱,於身心無益。

百轉千迴,只剩下有一搭沒一搭的隔空訊息傳遞。
與空氣裡我突兀的半張臉,和沉默良久的無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