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行前恐懼症與恐慌東西不見症

未來兩年,我都不要一個人旅行了。
那種不安、忐忑、憂慮,隨著年紀越長,越覺承受不了。

是的。我會哭。

(忽然想起唯一一次崩潰大哭是在阿根廷的薩爾塔Salta)

××××

108天的南美之旅,只有唯一的一次,差點把手機留在百內公園。
自此對於手機總是小心翼翼。

偏生丟三落四的個性讓自己常常陷入‘恐慌東西不見症’的狀況。
我會忘了手機放在哪 —— 然後驚慌失措,心跳加速。一翻,原來往床上隨手亂丟的衣服給遮住了。
隨手收在小包包,出門卻只帶了相機包。吃早餐時想拍,手機不在。明明出門以後好似都沒把手機拿出來,也沒被‘疑似’人物相撞,相機包也一直在身前我看得到的地方。卻想不起手機在哪。坐立難安地吃完早餐,告別朋友提前自個兒回到旅舍。翻了翻小包包,才鬆開眉頭。

後來,我會在搭地鐵的時候,偶爾伸手進口袋看手機仍在不。或把相機包打開,迅速瞄一下看手機仍在不(相機太大,不容易丟失,倒是沒太擔心。),又把拉鍊拉起來。
這種因惶恐東西不見而引發的強迫症,還是挺惱人的。

××××

燈光微暗。
Live band音樂慵懶醉人,氛圍微微昂揚卻不至過於澎湃。
唯音響就在我們桌邊,難以聊天。

我捲縮在角落,攪動著那味道怪異的蘇打水。
趁這不必說話的時刻,反复咀嚼著朋友說的:你很堅強。
也不是第一次了。

有毅力。堅強。
強。
次數多得我都快懷疑自己心裡自覺的脆弱和不安都是假裝的嗎?

子夜時分,音樂未歇。
我問遠在他方的你。你覺得我是個堅強的人嗎?
(傻吧,這樣問。)

隔了一陣,昏暗燈光中亮起你傳來的訊息。
剎那眼眶一熱。

××××

在薩爾塔,其實那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
常有人說,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我卻在一切已成定局之後,在房間裡泣不成聲。

一個人流淚。
那不僅僅是因為一件事。

××××

每次一個人飛離,總會有行前恐懼。
然而抵達他方,還是得武裝起來。


2 則留言:

  1. 飛來飛去妳不累嗎?

    我現在也很害怕旅行,特別是一個人旅行。

    回覆刪除
  2. 我以為已經寫得很清楚了。是啊,累。怎麼不累。超過一個月的旅行、一個人,怎麼可能不累?

    南美回來,再飛印度。其實我已經不太有探索的心情。但中途有朋友加入,所以心理上沒那麼難以承受。不敢說永遠,但至少未來兩、三年,我都不要一個人旅行了。很。。。寂寞。太忐忑。

    你醬紫一問,害我難過一下下。做麼直戳重點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