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最近看的書

連續四日,每天十二小時的工作終於迎來一個休假日。

今日天空似乎有霧霾。

我隨意做了些運動,就迎著那濛濛然卻依舊有微微的藍的天空,盤腿坐在泳池畔的矮凳上看書。
雖無風,卻似乎有空氣流動。
涼涼的。
不一會兒沒了汗水粘嗒嗒的感覺。

泳池畔無人。
安靜地。獨自的。

我讀著那遙遠的文字。
好遙遠好遙遠。卻好靠近好靠近。
我想你必不喜。亦不明了我的心情。
你總理性。
我不。


已經第二次翻閱。
仍覺心底柔軟處被觸動。
那埋藏在心底很深很深很深的地方,那一直不願去碰觸的,許久許久以前如夢囈語。
那埋藏在心底很深很深很深的地方,那一直沒有認真去看待的,關於這十年以來所經過的每一場旅行。
為何想哭?
因為文字讓我覺得自己不堪。

你知道嗎?太遲了。
這些年來,已經有許多人成全我任性的旅行,寬容我去而復返。
一次又一次。

你知道嗎?
我已經不知道我可以夢想些什麼。

我努力地寫,卻從來不曾以此得到些什麼肯定。
我曾經希望像馬奎斯一樣,像高行健一樣,寫出類似百年孤寂和靈山此類的長篇。
然而我多麼力不從心。

然而原來還有那遺忘了的夢,卻也只能隨著這些年來用盡了的Quota,跟著付諸流水。
為此我想大哭一場。

而你呢?

認識你的時候,我曾經把心頭那些稚嫩的想法說予你聽。
曾經把所有疑問困惑毫無保留地與你分享,對於你的分析和意見深深折服。

可時曠日久。
我們久未聯繫。
不。不是因為那年告白失敗的彆扭。彼時你處理得很好,而我接受得坦然。

可真的時曠日久。
想與你聊的心情曾經那麼熾烈,然而來到與你如此靠近的城市,卻倏然剎車。
可以約見卻不願。

因為。或許因為不想讓你看見這個依然感性而不知所措的自己。
因為不想讓你看見這個高不成低不就,沒有深度和品味的自己。
因為不想讓你看見這個依舊沒有自信的自己。

在你面前,我總說不出什麼道理,反駁不了你的任何苛責。
可你也許並沒有苛責些什麼。

我看的書你不看。
我欣賞的文字你不以為然。
從來。或許。
 感覺與你最親最親,最肆無忌憚地談天說地的時候,只是那一剎的幻覺。
本來,我們就該是走在兩條平行線上的人。
不該相遇。

今日累極。睡了一下午。
最近的書你都讀完了嗎?還是讀不下去?

我依然有在看書。
總是雜七雜八,什麼都看。
就這樣,一個休假日快要結束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