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嘿。你在哪裡?



那日天陰日沉。
人稱小瑞士的巴里洛切,灰灰的。
陰鬱得像太陽遺落了光在億萬光年的星辰以外。

我走到小鎮邊緣的教堂。
阿姨見我一人,特意叮囑我要小心。

我走下小山坡,踱步到海灘。
無人寂寥的,空曠的海灘邊。
那遼闊因為灰,顯得絕望。

風刮來,吹不散的是心頭孤單的憂鬱。

後來我一直都重複這樣的場景。
像執著著什麼,把自己無止境捲入那深不見底的幽微黑洞。
不願醒來。

在阿根廷開始旅行的那段日子,我很少快樂。
於是記憶也就,灰灰的。

××××

正如有人看見我總是陰鬱難解思索過多。
卻也有人只看見我樂觀開朗,止不住笑意的臉孔。

我悄悄靠近那背影。
呼一聲跳躍到他身邊,想說要嚇他一跳。

或遠遠地看見了,就漾開了笑臉,幾乎跳躍著迎上前去。

我只是不明白。
不明白人世複雜。不明白何故猜度。
也不明白為何有些人也特別簡單。
一條腸子通到底。

更不明白為何,有人會對我如此輕易就推心置腹。
想想,原來也不是第一次。

只是有時候真的兼顧不來。

××××

小說寫完。修稿當中。
高興。
又了卻一樁心事。
又可以寫我非常想寫的小文。

黎湘。文偉。
你們還會出現在我夢裡嗎?

5 則留言:

  1. 黎湘和文偉不出現的話,就讓我出現在你的夢裡吧!呵呵~我又來鬧了!

    你回來時,我們再好像幾年前那樣,找一天跑去海邊吧!那天一定會陽光明媚的!我再次把五顏六色的風車帶上。就那德國帶回來的小風車,你也有一個的!

    你就好啦,現在應該睡了吧?
    我今晚,應該會失眠。
    已經沒在"驚恐"中了,反正兵來將擋。
    而是在想,為什麼會那麼抗拒?到底在害怕什麼?
    我其實害怕聽到心裡的答案。
    他有給我留下陰影嗎?

    總是說,必須要讓自己心動的才可以。
    怎樣才能碰上讓自己心動的他,如果,一開始就築起了牆,不讓人闖入?

    他,在哪裡?當他真正出現時,心會一眼就認出他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的不知道,當那個人出現的時候,是否會一眼認出。
      像《你的名字》裡頭一樣。
      感覺熟悉,彷彿前世就已認識,卻說不出彼此的名字。只是相愛的感覺無法忘掉。

      我卻不懂為何,在回家以後的這幾個月,忽然鎖上所有門。
      或許因為我始終執著認為,那個人如果出現,會直接走進我的心吧?

      刪除
    2. 這方面的執著,我們還挺相似的。

      我沒什麼了啦。那天是一時失措。

      過了一個星期,本以為應該會不了了之,結果竟然收到 WhatsApp。不斷告訴自己,要好好處理,要成熟處理,要理性處理,要... 語無倫次了~

      刪除
    3. 嗯。只有這一點吧。

      等一月La La Land上映的時候去看吧。去了新加坡幾次看的電影,這部我最喜歡。看了你就會知道為何最後那幕讓我哭。

      可以讓我哭的事多得很。讓自己的眼淚變得很廉價。

      就像今天和你說的事。我竟然難過。怎麼會呢?雖然一直對自己說『離散是人生常態,習慣就好。』可是我就是不喜歡啊。既然有聚就會有散,那何苦要相聚呢?

      好啦。只是發洩一下。回到溫暖的家仍是件幸福的事。我沒事。要繼續最後的修稿了。

      刪除
  2. 會惹人哭的戲啊?那得自己一個人去看了。還得選好位子和日子。呵呵~

    哭是心情的抒發,怎能說他廉價?

    難過是正常的,尤其牽涉到情感。但情感卻是珍貴的。相聚的時候珍惜,離散後期待下一次的重逢。難過只是短暫的。

    你心裡其實還是最想回來的。家的溫暖,什麼也無法取代。

    我慘了啦,要怎麼收拾好?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