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我在新山(新加坡)的日子(二)


新國五十年國慶。即便連路上都刻印了這整齊精美的標記,在在昭示著這國家不容許絲毫差錯與失敗的執著。也因此,新國方是今日的新國。

乾淨。整潔。規矩。
那是我對新加坡的印象。
也一直都是。

小學畢業旅行的第一次出國,就是新加坡。
那大概是我們這一代小學生的相似記憶。
虎豹別墅,聖淘沙。還有什麼?大概還有魚尾獅吧。
只是早已模模糊糊,不復記憶。

後來我再到新國,從來都只為了人。
不是為了事。

一直到我來到了新山。

××××

我仍是想提起當日在McLeod Ganj的某家小雜貨店裡,老闆聽我說是馬來西亞人,問了我關於新柔長堤的事。

那是否一座很長的橋?

我記得我告訴他:應該不是很長吧?有人還走路越過長堤呢。

後來我們在列城就遇上了兩位隨和的新加坡弟弟。
一起為他們其中一人慶生。
不過才剛相處,即熟絡得像認識了許久。

然後回國。
然後工作。

然後逼不得已南下到新山。

××××

如此乾淨。整潔。規矩的新國。
言論被壓縮。自由被妥協。為了繁華,一切皆可拋的新國。
一座城市國家。
看在那懶洋洋又滿是憤怒的鄰國人眼裡,卻是即羨且妒。
卻如何想要打造東南亞藝術之都?

總覺得藝術該是與政府對立。該是對社會有所審視與批判。
該是突破禁忌。
暢所欲表達。
這如何與我印象中的新國相符?

姐姐說:你就去看看吧。
看新國以什麼角度詮釋東南亞藝術。

於是特意選擇了聖誕節這個免費開放日,來到新加坡國家美術中心。

然後我卻在未開館的一個小時裡,再度以一個遊客的身份遊覽新國。

 一個人。卻自在貪玩。
一心只想去看看那尾久違的魚尾獅。

把富麗堂皇卻悄然孤寂的美術中心拋在身後。
一個人晃蕩著往魚尾獅公園的方向走去。

心裡卻是喜滋滋的。
不為了什麼。
倒只是覺得好玩。
像在找回那個小時候的自己。



 

赤道艷陽下的魚尾獅被人群簇擁著。
我先是倚在欄杆上觀望著那最近老出現在新加坡旅遊照片裡的建築。
隔著一水,發了一會兒呆。
又好玩地環伺四周,看那人來人往。
看遊人擺姿勢拍照。
看那些快樂的眼。
看無處不在的自拍棍。

靠近魚尾獅的時候,早已看見人滿為患。
沒有新加坡人會再來這裡看魚尾獅。
沒有馬來西亞人會對魚尾獅有興趣。
然而許多遊人,或許大部份是中國的,也有日本的,韓國的,香港的,興致勃勃地在路人甲乙丙丁的陪伴下完成自拍或到此一遊照。

因為抽離。
因為純屬好奇貪玩。
因為只想看看小時候看過的魚尾獅。

反而沒有不耐煩,只有對穿梭往來不斷,擁擠著快樂的遊人們滿是好奇。
兀自笑著,照了一會兒相片。

然後又蹦蹦跳跳地趕在十點前回到國家美術中心。

大馬路空蕩蕩的。
我看見有人騎腳踏車,有人慢跑。
佳節的早晨,大概只有遊人最精神飽滿。

包括我。

其實我喜歡這樣的自己。
沒有太多批判,只有溫和。

那日清晨,陽光暖而懶。
一個人的自己。
我還挺快樂的。

(續)

2 則留言:

  1. 你住下来,就会发现他的干净整洁是如何来的。:D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解。而且我也不會住下來。哈哈哈。
      請給解答可以嗎?: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