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那些小事

我是一個對吃沒什麼要求的人。
旅途中從不貪圖嚐鮮,從沒有非到不可的餐館。
為了節省,幾個月的旅程甚至可以不厭其煩天天煮食。

抵達一座新城,最重要的是先探查最靠近住宿的市場。

興許因此,關於食物的記憶總是特別深刻。
記住那一剎的滋味。
記住那一霎的氛圍。
記住。那一刻的時光。




在庫斯科住進了一家有許多韓國旅人的小旅館。
韓國人偏愛煮,而且老是要煮滿漢全席的樣子。
小小的廚房折騰許久。

於是我總是把自己的時間提早再提早。

有時候我只是想煮一盤蛋炒飯。




後來我賭氣。也或許是在庫斯科待的時間長了,總想犒賞自己一次。
於是一個人也弄了個滿漢半席。
算什麼呢?

旅行在外。最簡單的炒菜和ABC湯,一碟白飯。
一個人。
已經是幸福。



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
一座讓我一開始覺得危險重重,遂築起高聳厚實的防衛牆的都城。

末了,命運的安排卻讓我在旅程的尾端,得以停駐整整五日。
硬是迫使我從新認識她。

因而我看見這座都城美麗的一面。
住進一家簡單乾淨的旅舍。
認識一位想法接近的中國女生。
學會搭公車。
在地鐵站用西語替人指引方向。
最重要的,是發現這座都城愛書。

走進一家又一家書店。
二手的。豪華的。小型的。
只純粹沾染那彷彿電影裡才有的書香氣息,就已讓我神往。

一座如此愛書的都城,怎麼會不美麗?

更神奇的是,在這裡約見了一位我很喜歡的大馬作家。
吃了一頓很好吃的阿根廷西北食物。

然後,又由於心態健康快樂。
於是我煮蔬菜、雞蛋,和湯。
還是一個人。
幸福地吃。



記得彼時已經來到智利最後一座城。San Pedro de Atacama。
智利披索已剩不多。

又是那麼幸運,找到一家不僅便宜,而且乾淨悠閒,還有一個露天庭院的小旅館。
算算錢。
參加了那些什麼一日遊。
還可以買些什麼煮食。

在南美最便宜的是什麼?
大概就是馬鈴薯吧?

於是我用一路帶著的米,買了最便宜的食材 - 馬鈴薯和番茄。
就這樣熬了三晚。

熬一鍋濃濃稠稠的粥。
簡單。僅僅夠溫飽。
但還好。




旅程的最開端。San Carlos de Bariloche。

那時竟然沒想到要煮米飯。
於是只會煮那簡單到不行的macaroni。

記得青旅的廚房在地下室。
寬敞明亮。
一大片的落地玻璃窗就面對著那湛藍的湖。

坐在玻璃窗前的吧台用餐是一件最愜意的事。




走了很多很多的路。
從這頭走到那頭,又從那頭走到這頭。
上山。下山。
然後才找到一家稍微便宜一點的青旅。
冷冷清清。

在烏舒懷亞的日子太漫長。
漫長得像可以一分一秒地數算日子。

後來終於忍不住提前動身前往Punta Arenas.
臨走那晚得把所有食材用完。

於是有了這豐盛的一餐。
仍舊是一個人的。

在烏舒懷亞的日子。
苦悶悲傷又自在。
值得為那段日子,再認真寫一次。





Chachapoyas。雲端裡人。
那日要往Kuelap古城參觀,為了節省午餐費,於是又自製了便當。

只要有油,蛋炒飯仍是我的最愛。

出發那日,天潮地濕。
司機先生在某家餐館停下來。

所有人(也不過數人)都進餐館用餐。
只有我和另一個背包客在餐館外晃蕩。

末了乖乖坐在餐館外的板凳上,吃著便當。
某狗兒過來,坐在我面前。

然後,我三兩下就吃完了。


××××

文章寫到一半,驀然看見往昔愛過的人的臉書專屬頁面。
看到他對另一半的親暱與寵溺的口吻。

莫名的,只想找個人陪。
只想找個人說說話。

結果事實證明,有些情緒必須一個人度過。
很多時候,你並不能找到誰來陪你。

不是不失望。
只是。
也只能這樣吧。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