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Copacabana的落日



我總是很有落日情懷。
大概因為骨子裡就是鑲嵌了那揮之不去的悲觀與愁緒。

夕陽總是無限好。
只是,也總是近黃昏。
轉瞬即將黑夜。
冥蒙曖昧的夕色裡,適合悲傷春秋。

一日將盡。
餘暉渺渺杳杳,合著疲憊的氣息散落於空氣分子之間。
瀰漫著。

這些時候,我喜歡安安靜靜地遙望落日。
無論身畔是誰,無聲是僅剩的語言。

那日我們清晨從秘魯的普諾搭公車。
第一次看見那湛藍如洗的的的喀喀湖。行駛在高原裡,穿梭在如藍色海洋的湖畔。
在邊境換了些玻利維亞披索,過了關卡。
抵達Copacabana,這座緊鄰秘魯的玻利維亞邊境旅遊小鎮,已是中午。

匆匆參與午後一時半的遊船活動。
又匆匆參觀了Yumani島。
將近落日時分終於回到Copacabana岸邊。

終於有閒散的心情回頭好好觀望染上了夕色的的的喀喀湖。





驀然瞧見在岸邊嬉戲拍照的情侶。
在夕陽里,格外動人。

藍天。高原湖。太陽島傳說。
落日。

我想,我大概是在岸邊佇立了好一陣子才和旅伴回到旅館吧。

靜靜地看著。
靜靜地聽著。
靜靜的。

是湖兀自翻攪的聲音,還是疲憊太陽的嘆息吹落湖水的聲音?

忘了Copacabana海拔多少米。
只是記得從岸邊爬回坡上旅館時候,難免呼吸急促心跳紊亂。

悲傷時候,我想要看落日。
凝睇著冉冉而下的落日時候,我一樣悲傷。

而我忽然想起,我已經很久沒有在落日時候,思念起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