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十年

倏忽而來的疾風驟雨。出乎意料的漫長路途。
心頭焦躁,只因比原定時間遲到太多。

然而一笑,卻又陽光了此前潮濕的空氣。
自在。
大概就是這樣吧。

××××

十年。
原來已經十年了。

餐廳燈光昏黃,把正午的燦爛留在戶外。
我默默說著。
詞不達意。

『我想在有山有水的地方住著。清早醒來聽見鳥語。泡一杯咖啡,搭著輕早餐。
然後開始書寫。那是我,嚮往的生活。』
心頭同時默默鎖上了一些話。

也聽他說上海。布拉格。北京。

原來那次以後你沒再回去了啊?
是怕觸景傷情嗎?

半開玩笑。

我輕斥。什麼鬼。
什麼觸景傷情?

××××

十年來。他漂泊在外八年。仍不知歸期。
一年見上一、二、三次。

有些話,該說的也說過了。
不清楚的,就不再提了。

就如今天,話到嘴邊。復沉默。
倒是說著言不及義的旅行。

至少,我們有十年的記憶。
我們還能這樣輕輕鬆鬆,沒有太多顧慮的見面聊天的時光,還剩下多少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