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瞭望台上























一年多以前。那是2009年11月,臨近尾聲的時候。我普從北京結束孤獨旅程回來,期待著與你們的北上之旅。

我記得,你第一次對我提及的甘蔗園。那綿延到天邊,看不到盡頭的遼闊。你的語氣裡有著眷戀與思慕。是對家鄉,是對童年,是對青春時候的一種眷戀與思慕嗎?那你無意中找到的,一望無際。

而我,驀然嚮往著。不久之後,你悄然地實踐了你的諾言。說要讓我看見的甘蔗園。那是我一眼就愛上的遼闊。而後來我已分不清,我對她的喜愛與念念不忘,是為著那我喜歡的安靜與遼闊,還是因為你?

即使在你我尖銳地對待彼此的時候。即使在我對你有說不清的恨的時候。即使在你我斷了聯繫的日子裡。
我卻始終不曾忘記。那島國最北,那無垠的遼闊。那,你曾經問我的話:如果有機會,你還會想再去嗎?那,我們曾說過的:試著走到盡頭看看。一種不約而同的想法。

爾後我傻氣地想著。即使沒有你,我也要想辦法在出發之前,再度北上。而我只記得,甘蔗園在一個喚作Chuping的地方。僅此而已。

輾轉。你我不再尖銳。終於懂得與往事和解。

數月前,你突然傳來短信,說甘蔗園不見了,都改種煙草了。我惶惶掉下了眼淚。不止為了那以為消失了的甘蔗園林,也是為了那消失了的記憶。如此悲傷,只因心裡早已種下了思念的種子。

思念那無邊無際,那有著你的故事,我的嚮往和心願的甘蔗園林。

而幸,只是一小部份。你再傳來短信告訴我,你發現甘蔗園還存在的時候,我又哭又笑。是啊。像個傻子一樣。

於是我再度北上,不想再錯過。誰知道呢?一年後、兩年後,是否仍在?而如今你仍在。

那年。我們往左。你說。
現在。我們往右,好嗎?你問。

好啊。我老早忘了是往左還是往右。只知道,這一次想要慢慢地走,不再追趕。我不在乎風景多美,不在乎旅程有多豐富,我只想安靜地走在甘蔗園裡。一直往前。

停車。我們攀上瞭望台。一棟仿似守護者日夜駐守的簡陋高台。
卻寥落荒蕪。

或有誰。或從來無人。
像是被棄守的瞭望台。

天空灰灰。陰陰。沉沉。
迎面的風卻涼涼的。帶著快樂。

像是歷經千辛萬苦。像是走過跌宕起伏。
像是。千帆過盡。如同我們彼此經歷過的這些那些。

怎麼可能過盡千帆呢?不過大小事三兩樁。人生啊。不過開始。

我站上瞭望台,放眼遠眺。那依然不變的遼闊無邊。而我,變了嗎?
一年多以前的興奮淡去了。
我以為會很激動。以為會不能自己。以為眼淚會掉下來。
結果也只是感受到了心臟的跳動規律,稍稍揚起。

我遙望著,那不變的遼闊。那看不見盡頭的盡頭。

我來了。我又來了。
默默的。我聽著風,貪婪地環視那無邊無際的遼闊。
無言。


卻已是萬語千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