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啦啦啦啦啦啦啦平安夜




金光燦燦。古堡。沙漠。音樂。韓國人。聖誕大餐。
杰沙媚爾留給我的記憶,雖然平面,卻還是挺豐富的。
如那黯啞溶溶的黃金色調。

韓國旅人大方宴請鐵達尼酒店的所有旅人,在這遙遠的東方國度,歡慶平安夜。

炸雞。我竟然只記得有炸雞。

還有那幾個好可愛的韓國女孩。自火車上遇見,就一直嘻嘻哈哈,並盡力讓我融入她們的和藹女孩們。
當你一個人,你就特別珍惜那些即使有伴而來卻依然努力將你用溫暖包圍的旅人們。
而這幫女子,讓你在一大堆韓國旅人當中,變得不太寂寞。

還有一個大馬女子,說起一段為期一個月的旅程‘很短’。
一旁的香港旅人瞪大眼說:那我十天的不就是‘蚊子’般的旅程?

笑死我。

那個和我打賭比較年紀大小的韓國男生一展歌喉。
聽得我痴了過去。

鐵達尼酒店的親切卻有點滑頭的老闆又唱歌又打鼓,逗得一夥人(雖然並不包括我)‘嗨’去。
倒是對老闆的‘丟火棒’表演印象深刻。
這個老闆,還真是十八般武藝幾乎樣樣俱全。看得我一忽一忽傻愣愣的。

那一夜,還有什麼?

2011年12月24日。印度杰沙媚爾的鐵達尼酒店。天台的露天餐廳。
矮桌子,枕頭坐墊。
金黃與彩帶交織。
俗氣卻溫暖的燈飾。

空氣稍冷卻不致刺骨。
遠處星光在光飾中黯淡。

一大幫異國旅人就是一幅找理由開派對的樣子。
而我,悄悄地隱匿在人群裡。

靠近又疏離地聽著音樂,看著樸拙的表演。
偷偷地感受著一丁點異地溫暖。

那麼虛無。卻又那麼真實。
而我記得,我是快樂的。

非常快樂。

也許,心裡也一樣唱著歌。啦啦啦啦啦啦啦,平安夜。

××××

我不是派對擁躉。
然而,我還是很喜歡那溫馨快樂的夜。

相聚。平安。感恩。快樂。在喧鬧熱騰騰的氛圍裡安靜著。
是一種福氣。

正如2012年的12月24日。
和家人安靜地吃一頓飯,回家沒有趕稿,倒是寫了一篇部落文。
(簡直不務正業到了極點。)

平安夜。
我想,我心裡想要歌唱。
並在回憶裡泅泳。

杰沙媚爾。
妳又豈止是黃金之城。又豈止是迷你沙漠?

隨我心裡的歌,思念著一年前的夜。
那些旅人的臉,竟然還那麼清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