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我匆匆走過你身邊(I)

蘇雷佛塔彷若中心裡的中心。金光燦燦之下,留下了騙子的陰影。
然而。必然的。每座城皆善惡有之。
仰光的可愛,在她的生活氣息裡。



 —— 仰光仰光,仰望光的城市。——
 —— 永珍永珍,永遠珍貴。——
 —— 曼谷曼谷,慢慢的谷地。——
 —— 吉隆坡,吉祥興隆之地。——
 —— 胡志明市。就胡志明市最沒創意了。——

—— 仰光仰光,仰光是個只適合在傍晚四時之後遊蕩的陽光之城。——

我在朋友身邊碎碎念。

……

『你好煩。』朋友應了我一句。

××××

當熱帶的光,如毒蜂蜇人般與肌膚相觸。
我幾乎溺斃於仰光晌午時分的溶溶陽光裡。

汗水涔涔地流。
腦袋早已停止運轉。

仰光,怎麼會是這樣的一座城?

於是我們決定離開。
不欲逗留稍歇。

即使那日初抵仰光。在2006年之前依然是緬甸首府的大城。
卻像是讓時光滯留的一座慵懶之城。

如貓的一座城。
卻也是熱烈的一座城。

××××

我以為,那會是良善美好的一座城。

在蘇雷金塔面前,猶豫著是否該理會一直前來詢問要否兌換貨幣的遊走商人。
什麼時候開始,我竟然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相詢。
什麼時候開始,我掉以輕心,貿貿然決定冒險一搏。
為了那差額相當大的兌換額。

孰料那是魔高一丈的刻意欺騙。
像變魔術一樣。

明明雙眼已經盯緊那一疊疊的紙鈔。那陌生的緬幣仍如夢幻泡影一般,霎那不見了一半。
我們急匆匆回到臨近的旅遊局,莫名地臉色煞白。

‘我們肯定被騙了。’她說。
一疊一疊地數著份量輕了一半的緬幣。我心裡知道這次兇多吉少。

旅遊局的安哥走過來問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細聽我們的敘述,然後告訴我們那戲法是怎麼變。

仰光那麼熱。
而我的心登時涼了一大截。

仰光。佛之國度的大城。
在蘇雷佛塔之前。

你以如此特殊的方式迎接我,並讓我記住你。

××××

而我噤聲。
而她不語。

開口之時,盡是說:好啦好啦。幸好沒換兩百美金。
幸好錢應該還夠用。

彼此沒有怨懟。甚至沒有憤恨怒罵適才的兌換商。
也沒有沮喪至極。

或許。我與她都深知,這不過是第一日。
我們都知道。彼時彼刻,最重要的是接下來的旅程。而非懊喪或愧疚於因過於大意而犯下的錯誤。

雖然我懊惱於自己。
卻也知曉那是一去不返的教訓,是她沒有怪罪於我的無條件諒解。

於是我了解到。
仰光以這樣的方式迎接我。

也必然因此而在我心裡烙下深刻印記。

嘿。仰光。
初次見面,多多指教。

××××

我匆匆走過你身邊。
輕輕。悄悄。幾乎不著痕跡。

而你卻留給我難以磨滅的印記。

不。
當然不只是那燠熱折騰。
不只是那一群騙子兌換商。

還有的。
還有那流滯的粘膩時光。
還有為何,你是一座仰望光的城市。

2 則留言:

  1. 啊,这样啊。我也是经过这样的兑换呢,但是运气好,没受骗。
    你往城外去,就会发现,这个国家是可爱的,:)

    回覆刪除
  2. 啊。是我們不幸運吧?呵呵。

    其實我並沒有討厭仰光。除卻這件事情,我對於在仰光遇到的人都抱存著好感。
    哪座大城市沒有騙子壞人呢?即使是仰光也一樣。是我們太大意,才讓人有機可乘。:-)

    我們後來去了蒲甘。我喜歡蒲甘的氛圍和景色。
    不喜歡仰光(那時候在蒲甘還一直嚷著不想回仰光,哈哈。),可是好像又有點喜歡。也許因為我們還是有碰到好人吧?而且,因為太匆匆,仰光給我的感覺太複雜。(我想太多吧。。。呵呵。:P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