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

無關相思




那耀眼的紅。
原來是一灑地的相思豆。

我一個人觀望著成山的相思。
相思相思。
那是相互的。

若是單思,那紅……是否暴烈底下沸騰的寂寞?

(攝於新加坡美術館SAM十一月份時候的雙年展。實在抱歉忘了創作者是誰。)

××××

一個人觀展。
其實也並不孤獨。

彩色與撞擊。
思想的流動與自得其樂的安心,依然撫慰我心。

新加坡美術館三樓某一展覽室刻意讓繪畫留白。
讓觀者自個兒詮釋畫裡內容,並賦予題目。
每幅畫六個空格。

我觀裝置、繪畫,暗自思量。
興致勃勃地寫下我的標題。
喜滋滋地離開。

有時候,就是那麼點小樂趣。
讓我不那麼悲傷。

那大概是我觀展以來,第一次不自量力地與作品‘交流’。
如果那也算是一種交流。

××××

某臉書貼文說:某君不英俊亦無驕人體格。唯有以學識圖以結識女孩。可是當女孩不識王家衛、托爾斯泰等等等等……嗯。
忘卻細節。大意如是。

我想,如果角色對調。
女子會嫌棄男生不認識誰是王家衛或某某藝術家嗎?

善良、簡單、美好、正能量。
那是人所嚮往之的個性。
如此個性美好之人,大概是許多男人心目中的好對象、好妻子。
又有誰希望一回家就遇見淚眼漣漣的林黛玉?即使她才華橫溢。

賈寶玉最後還不是甘於、樂於、安然於薛寶釵?

古時候不是說:女子無才便是德。
可見男人之膚淺。
與之共鳴曖昧無所謂。
人生伴侶就免了吧。

或許在感情世界裡,所謂才華與學識並非愛情催化劑。亦不能賴以保溫。
思想有所共鳴的人,往往個性上有所缺失。
太故我。太耽溺。
結果己溺人溺。

太嚮往學識才華與你相等之人。
只怕最後是你所退避之。

你我思想距離不能相差太遠。
但一人複雜婉轉,另一人最好簡單直接。
若能彼此包容,方向一致。

那就……天下太平。

(林黛玉不必還淚。賈寶玉不必痴傻表白心跡。薛寶釵不必費盡心思、然後假裝半推半就。紅樓夢只剩下鳳姐、賈璉、賈母等人。那豈非太也令讀者為難?)

××××

2014年一月馬來西亞爆點。
除了那不斷的漲。

大概就是蕹菜了。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