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7日 星期一

我們總是祈求



雨歇風止。
散落一地的紅楓葉,竟也有序地連成了一道紅河。

跨越這道河,是否前塵往事皆成夢幻泡影?

××××

絲絲漣漣的溶雨中,我撐著傘走進潮濕人稀的明治神宮園內。
那是一段不短,卻也不長的路。
路兩旁綠樹林蔭,蓊鬱參天。卻是滿枝椏的淚。

偶有秋日的顏色閃進眼簾,倒是微微驚訝。
紅楓黃葉一落落的。

憂鬱的天氣。憂鬱的色彩。
而我終於走進明治神宮的主殿。

一如事先所預料,濕冷的天氣裡人流荒寂。
而我開始祈求。

一如後來我走進的每一座寺廟。
寒冬瑟瑟中,雙手合十擊掌兩次。心裡默念。

人生不如意之時,我們習慣於祈求。
而我祈求著。

生日快到。農曆年快到。
而我卻惶惶慌慌。
想起的,僅僅是去年歲末那一段平靜祈求的數日。

那一段冬日天氣。秋日景緻。赤道般的滂沱密雨。
一樁意想不到的遇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