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4日 星期五

南下

Henderson Waves 橋上回首的落日


相隔不過三個月再度南下。
那乾淨整潔的南部島國裡,我到底要尋找些什麼?

是想要見你嗎?

××××

一個人來到西南部。也不遠,就大概半小時地鐵路程。
走那所謂的Southern Ridges Trail。

午後四時的島嶼某邊緣處,四周靜悄悄的。
少見人煙。風和陽光灌進衣衫裡,老早焗出了一身汗。

而我恍惚著。

該是這樣走吧?Kent Ridge 地鐵站 B 出口,往左走轉進Science Park Drive,到了盡頭會有小路領你走進此行的其中一點 Kent Ridge Park。

猶豫著,一個人。
這是南部島國,很安全的。

偶爾在路上碰見一兩枚人煙。
午後炎暑一如赤道的粘粘濕濕,連汗也寂寞。

星期一的下午,很多人,包括你都在上班。
而我兀自彳亍。

兩個多小時,應該趕得及回旅舍再出來和你們吃飯吧?

××××

轉進了公園。看見了湖。
走進了整齊的熱帶雨林。

你會說:這……實在沒什麼嘛。

是呀。相較起K城就近的森林公園,那裡荒野奔放,自然得多。
那是真正的熱帶雨林。
對你而言,那就更不算什麼了。
在你很年輕而我依然稚嫩的時候,你已經翻山越嶺,走過島國的山了。

彼時。
你在哪裡?
而我又在哪兒?

然而,這是一座城市就是一個國家的南部島嶼。
她的極度效率老早超越我們島國許多許多。
這些比較,算什麼呢?

我想問你的是。
習慣了那裡的極度快速與生活節奏。習慣了那裡的效率與乾淨。
你是否就不會回來K城了?

思及此,連心也沉默。

然後假裝不在乎。

××××

Hortpark是個公園。紅花綠草,都很整齊。還有安靜無聲的玩童園區。

啊不。我聽見細碎的歡笑聲。
撇過頭張望。
金發碧眼的小孩尖叫著在園區裡刷樂。

我無法停留。
不斷加快腳步。

××××

疾速通過,也無暇細賞遠觀即是高樓,近看卻是蟬鳴鳥歌的深綠樹林。
林裡高空行走。

暮日時分。飛快地走。

或許我心裡希望的是。
有天我們能一起行走。邊走邊說。慢慢的。

那即使是最沉悶的景色,也會是最美好的時刻。
我在做什麼白日夢呢?

我一直都喜歡聽你說話。
那樣的喜歡,不曾不曾冷卻過。

在那樹靜風停的蓊鬱林裡,或許我一心想要的,是見你。

××××

終於看見那傳說中的Henderson Waves。那如波浪捲的‘木’橋。
小小蜿蜒起伏,那不似島國風格。
乾淨。

卻是島國的標誌。

有人在跑步。有人在照相。
我想,在週末時候,這裡必然相對熙攘。

日落了。
我並沒有悲傷。

××××

終於來到了Marang Trail。幾乎是奔著下山。
其實周遭還算不錯的。

地鐵站裡快速穿梭。

我要見你了。
和其他人一起。

××××

那是很愉快的聚餐。
敏感的我,卻發現你對其他人的細心。

你將開拓你在島嶼的精彩日子了嗎?
我希望你快樂的。

可是聽著你對其他人的邀約和傻笑。
我也笑了。心難過。

我該為你感到快樂。
可是我多麼希望你每一次的快樂,我都可以看見。

你說過的,我對任何的關係都不能太用力。
許多人說我喜歡的只是那種可以‘可以喜歡某個人’的感覺。
也說我只是太渴望愛情以致模糊了自己。

我們之間依然那麼貧乏。

你離我那麼遠。
而我們已經許久沒有如同當初那樣深刻對話。

我喜歡和你說話。
喜歡聽你說故事,也喜歡說故事給你聽。
想把心裡對人生和事業的掙扎都告訴你。或許那只是一種習慣性的依賴,一如以往對從前的那個他的依賴。

不能這樣的。

你會覺得沉悶的。會皺眉。
然後嘗試和我分析、解釋。
我知道你不會逃。

但是。
我喜歡你。

真。的。

2014情人節。想和你說:我喜歡你。
就這樣。靜悄悄的。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