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6日 星期三

聽寂寞在歌唱





寂寞或許就是。
兩雙腳並行,卻被荒蕪圍繞。

鏡頭留下了大片水與流沙繾綣而成的圖騰。
而我的眼裡卻是邊緣化的影子與寂寞。

或許是午後的陽光。
帶著沙子色的暖,不太蜇人。

我一個人躑躅徘徊。
忽而近忽而遠。

第二次來的海灘,美麗依舊。只是天候差那麼毫釐,伴隨而來的人亦不同。

我沒有忘了。你並不喜海洋。
你喜歡往山里走。喜歡挑戰高難度。
對於在沙子上,海浪邊緣遊走浪蕩的玩意兒,必覺悶而無味。
如我在你旅途中出現,識久了。

畢竟也是淡而無味。

再也難看見你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離遠了。

這樣的海灘,你來過了嗎?
或許。或許不。

Pantai Kemasik。登嘉樓甘馬挽以北的一彎沙灘。
像一枚被遺漏的小小桃花園。
偶有人經過。偶有人喜歡。偶有人不喜。
畢竟還是取決於天氣與當下心情。

而那裡的漁夫們,天天維持著日常。
凌晨乘浪而出,正午陽光下乘浪而回。

是的。人人都在生活著。
就讓他們安靜地生活著。

就讓你,遙遠而不受干擾地生活著。
只要你安好。



看見嗎。
地平線的那一端,兩枚影子跨越海面。

孤寂或許就是頂著大地在歌唱。
歌唱著生活。

你可曾歌唱。

還未到戈馬溪海灘,我們途經名喚‘甘馬挽’的小鎮。
那裡有著名但聽說非常濃稠的海濱咖啡。

聽說,因為我不曾喝過。
你喝咖啡嗎?

我從未見你喝咖啡。
身邊卻有一堆染上咖啡癮的朋友。
染上咖啡癮,是否就像沾染上輕易愛上一個人的癮頭?
明知無益,卻義無反顧無法自拔。

雖然如今的我已經能夠淡然處之。
淡然地接受你的拒絕。
並靜默著。

有些門,關上了。就不會輕易再開啟。
癮頭可以戒掉了。



甘馬挽是非常靠近關丹的登嘉樓小鎮。
來了東海岸兩次,兩次都途經甘馬挽。
艷陽下的甘馬挽一如半島西岸的古老小鎮。

匆匆走過,卻不見歲月刻痕。

像是,時光從未流逝過一樣。

我望向路邊停車場的‘湖’。是湖,還是我看不見的河濱?
烏雲彷若洶湧地席捲而來,土黃色的河水起了皺褶。

孤船一艘。
天地竟像是巨大而張狂的怪獸。
要吞噬掉的,是風還是寂寞。

河岸的一大片紅樹林,形成最佳的防護林。
它們能抵禦海嘯、大風暴潮,減緩大浪的衝擊。
是這樣吧?

後來,歲末的東海岸大水災。
我看見甘馬挽成了土黃一汪的災區。

心裡難過成一汪洋的水。



戈馬溪海灘在柔和的午後藍色天光下,又寂寞又美麗。
遠遠地最後一瞥,看見小孩在水里嬉戲。

日子就這樣過去了嗎?

於是我們就這樣臨別一眼。
與戈馬溪海灘道再見。

已經來過第二次。
不會再見了。

再美麗,沒有人、沒有回憶,就不會想要歸來。
K城那麼呆板,我歸去。
南部島國那麼缺乏魅力,我頻頻而顧。

不為什麼。
就只為了那裡有我愛的人。

再悶出鳥蛋的地方,都可以找到樂趣自得其樂。

而今,南部島國又似乎沒有我來去的理由。
有種關心,或許只能腐爛在心底。
我也只希望看見你笑。你那難得的笑容,再也難在我眼前出現了。
因為我也不笑了。再也不是心無城府,坦坦蕩蕩。
又如何要你對著我,毫無顧慮地笑?

××××

聽。寂寞在歌唱。
被拒也像一首歌,聽著聽著,悲傷與尷尬化成音符,也就會快樂了。
然後,也就習慣了。

會習慣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