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京都之冬(一) - 金閣



我左顧右盼。四下寂然。
唯有那乾淨的天空與筆直的公路,和與天色一樣灰的建築,安靜地存在著。

天亮時分。京都的冬日清晨,灰沉沉的雲、稍凜卻不至於刺骨的凍。
我吸了吸鼻子,繼續細看手上的地圖。
同車的在地人早已四散。

無人可相詢。

這兒應該是京都車站附近。
一夜八小時,我抵達在冬日清晨的京都。

憑著堅韌的耐性,細緻的地圖。
雖然依然迷路。(那實在是本人旅行必然上演的戲碼)
一個小時後,我終於走到了京都的Khaosan Hostel。
途中偶陣雨忽悠漫灑。一忽兒晴,一忽兒濕。

這就是京都的冬季。

××××

大概也下了一場滂沱的雨。

雲很厚重。一直都是沉沉的。

但金閣寺畢竟金光閃閃。

××××

一切都很有規律。大概中午時分,光幔被拉遠,僅剩灰。
那天空的唯一色彩。

工作人員指示著遊人在岸邊觀那亭台樓閣。萬般有序。
正如後來一天又一天的印證。
參觀有序。排隊必然有序。庭院有序。
連古樸盎然、參天古樹,也顯得整整齊齊,不差分毫。

金閣佇立在透明的水中央。映襯著沉鬱的穹蒼,即便不壯麗堂皇,卻傲然秀挺。
實為供奉釋迦摩尼佛骨舍利的舍利殿。
是寺的一部份。

名聲之盛。
幾近代表一整個寺院。

金閣寺正式名稱 -- 鹿苑寺。乃臨濟宗相國寺派的禪寺。
好久好久鎌倉時期,曾為太政大臣西園寺公經的別墅。後轉讓予足利義滿將軍,修建成‘山莊。北山殿’。

將軍逝世後,臨宗濟僧人,夢窗國師被任命為第一住持。
彼時開始寺院被稱為鹿苑寺。

××××



閣頂金燦燦的挺立著展翅鳳凰。
適逢陰翳的天,路過的烏鴉棲息其上。

我跟隨寺裡規劃好的路線,繞著池塘轉一圈。
轉至夕佳亭。

一步不離正規路線。

買了一瓶金箔酒,給朋友帶回家。
帶的,是心裡的珍惜與祝福。

××××

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名聲霍霍。
我卻不曾閱讀。

實為可惜。

在網絡搜尋。原來金閣寺結束在火光亂竄中。
是美的崩解。
絕美。亦決絕。

而我最終卻深深記住了。
沉鬱灰濛中的金光燦燦。

還有第一次自自動販賣機買了杯面。
在潮濕的冬天裡。
寺裡庭院臨近出口處。

唏哩呼嚕地吃了我在京都的第一頓午餐。
相較於金閣寺本身帶著的詩意,這何嘗不是一樁突兀的結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