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

然後我去了泰北

清邁無夢寺。無聲的清晨聽著無夢啁啾。


如果我說,那是嚮往了兩、三年的旅行。會誇張嗎?那僅僅是拜縣。沒看泰國電影,沒看泰囧。僅僅、唯有,那一篇部落文。那種,你喜歡的必然有魅力的迷思。然後我去了。

如果我說,那熊熊與色彩是我一眼愛上拜縣的第一理由。枯落著沾粘著敗黃小花的田野間,立著讓歡快小熊圍繞的一棟棟房子。立體的色彩,立體了灰灰的天空與荒野。度假屋裡總是充盈溫暖與回家的感覺。讓悶熱的天氣不再是影響心情的因素。更何況,晴時多雲偶陣雨。也並非時時悶悶的。

如果我說,我好喜歡眉宏順。喜歡她的沒什麼。喜歡我們在那裡遇到的人與事。把我們自車站附近撿起的政府官員們、帶我們去買午餐打電話到火車站還騎機車載旅伴確認次日等車地點,有著傳奇色彩背景的婦女、傾盆中替我們亮起寺廟的燈,並默默等著雨稀了,我們起身要離開了,才關上逾時開放的寺廟的僧人。我還很喜歡,我們在車站買票的時候,又撿起了另一名意大利女生,雖然沒有車,還是很順利地把她帶回了鎮裡。我喜歡博物館裡很努力地替我們介紹眉宏順文化歷史的年輕女生。善良的眼睛,清澈得一如天空。啊也別忘了,後巷裡的咖啡館,遇見的那對說廣東話的母子。幽靜有味道的咖啡館,寧謐的眉宏順,還有牽起連綿遐想的異鄉土故鄉話。

如果我說,其實我也挺喜歡清邁的。雖然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護城河映著樹葉的綠與鳳凰花的泣血艷紅。天氣很熱,我皮膚變得很糟。車流來往相對頻繁。但這座城有一座古城、有清澈乾淨的河、有書店、有好吃的食物。有時候我還不曉得要做些什麼。然而這裡還有無夢寺。悠遠地隱藏在樹林裡的祕境般的寺,卻在靜謐裡跳脫著生命力。或者我還想對你說,好幾披著鮮橙袈裟的掃地僧,讓我想起深藏不露在藏經閣裡的、渡化蕭峰老爸與慕容复老爸的掃地僧。

然後我去了。就這樣去了。

而你是否記得,你在那裡的綿長逶迤的日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