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

靜止的時光



風迎面輕拂。江山如畫。
冬日的晨光稍稍暖了體溫。
劃竹筏的女生可是穿著黑色厚底高跟。

我安靜地,幾近無感地凝睇著眼前的朦朧山水。
約是十年前模模糊糊的景象,幻覺似的重現眼前。
從來沒想過重返之地,卻重臨。
就像從來沒想過如何接受失去,卻原來已懂得安靜地擁抱過去。

沒有什麼傷痛是走不過去。
就像除了死亡,沒有什麼障礙無法跨越。

他在身邊絮絮叨叨著心痛割裂的傷痕。
我聽著。
或許聆聽是我能給予的最合適回應。
偶爾依然有一搭沒一搭地諫言。
我很能說,是吧?

山水該是如畫,我的心情卻矛盾朦朧如潑墨山水。
簡約嗎?朦朧吧。

我想念你了。我想。

桂林山水甲天下,陽朔山水甲桂林。
浮游在漓江上的壯麗的層巒疊嶂,乍看爾爾。攝影鏡頭下卻美麗如斯。
就如霧裡看花。

兩枚孤單的靈魂,遙遙念著不存在的感情。
凝望著山水,彷若聽得見一聲聲縹緲的嘆息,在朦朧裡。
從來抓不緊的,只能不去緊抓。

竹筏劃到了一邊停靠。岸上有震天響的音樂與烤魚,還有供遊客拍照的花圈假石。
像是老早洞悉這樣的技倆。即不憤慨亦不興奮。
我繞了一圈。
安靜地拍攝,安靜地等待。

然後安靜地回到竹筏上,繼續漂流。
人民幣貳拾元。九馬畫山。哪些哪些。
我都沒有緊抓。

冬日的漓江水,平平穩穩地流。
偶爾有風。
山與水仿似恆常。
而我不過,貪戀那一段 —— 恍若靜止的時光。

不想。不惱。僅僅聆聽,與凝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