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被消失的記憶



我坦然和朋友說起那次相聚的詭異。

多少年了。
我也不清楚中間有多少誤解或什麼。
許多事情我聽了進去,卻走不進心裡。
有些事情熔鑄了在心上,即使再多的話語也驅不走。

或許,好好活著,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過去的,無痕就無痕吧。

五年前的天蒼蒼野茫茫。牛羊。馬匹。塞外。大漠。湖。
人。

我們仨聊起那時候的快樂記憶,彼時的導遊與食物。
明明是四個人一起去,回憶的時候卻都巧妙地避開了另一人的存在。
我當然感覺得到。

沒有人提起那人。
我不。他們也不。

是覺得詭異的。好像一陣風來過我的生命,又不著痕跡地走了。
我說,沒關係了吧?
酸澀倒是不見得,只是還是有點結巴。
畢竟,也就只能這樣了。

真慶幸五年之後我又回到了烏蘭巴托,又回到了大草原,看了另一番風景。
快樂地去,快樂地回。
中間生病了。但心態是健康快樂的。

這樣,我才覺得我終於對得起蒙古美麗的大地草原沙漠。
我才終於實踐了他對我說的:這次你要快樂地去玩,盡情地去玩。
曾經是memorable yet miserable。
這次,幸好,沒有了。

天氣不好。我昂著頭望了望灰灰的天,眼裡還是有笑意。
或許我無法真正活得像個孩子,但我想,該對父母、自己、朋友都好一點,該把快樂帶給別人。當我笑的時候,其實我真覺得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