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烏蘭巴托。
八月的晨早。
陽光張牙舞爪,絲毫不若想像中溫和。

五年前的都城,我來不及認真細看。
彼時眼裡只有他人的影子。
為這抹影子哭。為他笑。為他失去了自己。

而一直到五年後的今日,方才細看這座錯失的城。

藍天依然廣闊。
而心,終於踏實而快樂。



前蘇聯式的房子,隱藏在轉彎裡頭的旅舍。
那幽暗破舊的樓梯。

剎那彷若回到初抵Osh Guesthouse的第一印象。吉爾吉斯坦的奧什賓館,那裡我曾經收穫滿滿的溫暖。

然而這兒是Sunpath Guesthouse,一開門即豁然開朗。
窗明幾淨,氤氳著家的感覺。
比奧什賓館更華麗,更優雅。

我一樣喜歡。

五年前的UB guesthouse,四年前的奧什賓館,2016年的Sunpath Guesthouse.
記憶交錯,陌生又熟悉。

蒙古。吉爾吉斯。蒙古。
當年的自己。
現在的自己。

我確定的是,我比2010年的自己快樂。




熱辣辣的炙陽下被烤著行走。
都是陌生又熟悉的街景。

遠遠的我一眼認出那讓人心碎又曾經動心的廣場。

成吉思汗廣場。
廣場如常。

彼時夜。
此時白晝。

人不一樣了。

××××

城裡的人不多。
烏蘭巴托依然如常。

那年我沒把她看清。
如今有機會重返,總算好好的、認真的,看她一眼。
認真的,好好看待自己。

即使八月夏日的太陽如此囂張。
但這是烏蘭巴托。
我終於好好地看了她一眼。很多很多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