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下山




“啊。”是沒有驚嘆號的,悶悶低低的一聲“啊”。
呲牙裂嘴,眼睛鼻子嘴巴皺成了一團。

知道前方有人,我急切地想自己站起來。
背包壓在身上,雙手撐在階梯上。膝蓋的疼霎那如此劇烈。
而我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

頭低下,散亂的發遮住了臉。
連帶也遮住了我的視線。

我疼。慌。急。
說不上來的,還有懊悔與自責。
於是剎那,淚湧上了眼角。像跌倒的瞬間一樣讓自己措手不及。

正在上山途中的前方小隊伍的導遊,沓沓沓地踩著階梯飛奔而來。
眼淚危危險險地掛在眼角,依舊藉著長發遮掩我的臉。
而他已經來到跟前,使勁扶我起來。

是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了。
全身力量掛在他的雙肩才勉強站了起來。
卻窩囊得連謝謝也說不出口。

Are you ok? Are you ok? You rest here, wait for other people to come and help you, ok?

帶著口音的英語,在耳邊關切地迴盪著。

我又搖頭又點頭,拼命用手擦去眼角的濕漬,哽咽著,斷斷續續地說: ok, ok. I’m ok. Thank… you. 
勉強牽起嘴角微笑,因為擠著淚,必然難看極了。

導遊與隊伍走了。

我兀自埋首忍淚,不讓淚掉下。

朋友自身後來到。
“沒事。沒事。”我搖搖頭,路還得往下走。

此時眼淚終於奪眶而出,又被大力地吸了回去。如此反反复复好幾回,才止住了。

除了和導遊確認沒事的幾句話,從頭至尾我不發一語。
更沒有和友伴訴苦。

也許是疲憊到了臨界點。
或者是懊惱自己怎麼把這難得的九天旅行旅成了折騰。
更多的,是對自己的差勁極度厭恨。怎麼如此簡單的、不過三日半的徒步旅程,走成了一道黏塌塌的、常常氣喘如牛的‘別緻’風景線?
接近尾聲了還要因為雙腳無力而跌倒!

如此體能,以後怎麼再去更長遠但景緻更佳的徒步?

眼淚染濕的又豈止是視線,還有自己總是不自量力的那股任性。
還要任性到什麼時候?還是,要不自量力到什麼時候?


山頭裡空氣清新。

連呼吸都感覺涼意。

而我卻在涼涼的空氣裡哭了。

好久沒在旅途中哭泣。
除卻在喀什的那一次。

其實我很堅強,我只是愛哭。



4 則留言:

  1. 坚强的人也可以哭,那是真情流露,不用掩饰 :)
    st

    回覆刪除
  2. 其實體能是可以鍛煉的,而且只要持之有恆,很快就可以看到成績了。
    為了走更遠的路、看更美的風景,花點時間鍛煉體能絕對是值得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安爸。其實我真的希望有朝一日能再回去徒步。:-)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