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上山




我想,大概是從這裡開始吧?
經過兩列小商店,註冊徒步。
然後走著走著,就來到了這裡。

其實我已經忘了,這兒是哪兒。
只是天空很藍。
陽光辣手。

××××

博卡拉的午後燠熱。三時多了,我兀自背著大背包和朋友尋找辦理徒步證與安那普爾納證件的辦公室。

已經沒有時間再尋找背夫或導遊。
巴士車站附近靜悄悄的。連招攬遊客的掮客都沒有。

熱。
出乎意料的熱。

最終下定決心自己走這半個小環線。
書上說很簡單的。網絡上說很簡單的。
好吧,我就相信路線是簡單的。
時間來不及了,明天即得出發。

其實我不曉得朋友是怎麼想。
她只是說:好啊。可以啊。

她難道就不怕我帶了她去荷蘭嗎?

然後,翌日,我們就出發了。

××××

大太陽底下,我老覺得怎麼還沒走完?
Tikhedhunga 到了嗎?我還想走到Ulleri。渾然不知那是千級階梯的一大部份。
是小環線裡最難過的其中一關。

我不敢看時間。不敢放下背包太久。
不。敢。過。河。

即使那只是淺淺的小溪流,一塊一塊的石頭鋪好了讓徒步者踏步而過。
而我懼怕。站在中央的一塊石頭上即不敢向前邁進。
退不行,前進是必須的。而我猶豫了好久。
一直到超越了我們的小隊伍的導遊回頭解我困境。
他站在溪流裡,讓我穩穩地握住他的手臂。
說:放心,過吧。

我心放寬。
方笑開。
踩石而過。

那導遊大可不必回頭。
但是他回頭了。

××××

徒步登山人稀。但總會有人經過。然後遠遠地將我倆拋離。
有機會搭訕時總會問:還有多久呢?

他們都說了一個時間。
後來證明這些導遊確實經驗豐富,總是以旅者的腳程計算。
時間預算準確無比。

太熱了。已經下午三時。
而我不曉得我們在哪兒。


我以為我們快要來到今晚歇息的地方。
高興得太早了。

不知何時開始。
大概過了Tikhedhunga,我們就一直在爬梯級。
我懵懵地不曉得自己正在傳說中的‘千級階梯’當中緩慢攀爬。

只是一直仰望著那沒有盡頭的梯級,漸漸感覺力不從心。

最後一輪歇息,別人的導遊告訴我們,最多兩個小時就要到Ulleri了。我原本想要今夜住宿的山中村落。
天空卻飄起雨來。
一陣慌張,也筋疲力盡。那是石階路,會滑。
這是半山,看不見有村落。
只有一家仿似茶居的住家。我前去探問,慶幸有房間可供住宿。

於是決定當晚就在這兒睡。

本來想要放棄了。明天就下山去。
朋友提出,我心蠢蠢欲動。
太疲倦了,也高估了自己的體能。

飄雨的四時許。山里綠意深濃,天候也涼了。
我坐了一會兒休息,遠眺著滿山綠意。
還是決定繼續。

怎麼可以放棄呢?
即使朋友說讓我自己上,她則下山去。
我還是不怕。
一個人就一個人上山吧。



也許是雨後天晴。也許是受我感染。(臭美)
最終,我們決定一起繼續旅程。

夜裡再度下雨。
我和友人撐著傘,我拿著手電筒,倆人小心翼翼地走過屋子邊緣(跌下去就是直直跌下山了),上戶外的洗手間。

那不知名的半山腰。
下雨的夜。

我沒有洗澡,就讓山風吹涼了。匆匆入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