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 星期日

在心上的

我跪在地毯上,和四歲小孩說話。
四歲的小孩,會有什麼樣的記憶?
她是否會記得我今日問過她什麼?
她是否會記得這個仍舊被喚作‘姐姐’的阿姨究竟是誰?

她脖子上掛了個銀色細項鍊,垂吊著一架小飛機。心喜。
我問她,這是什麼?
她說是飛機。

那你喜歡飛機嗎?

喜歡!

我笑。
我喜歡飛啊飛。終有一天,我會飛到世界的盡頭。
去觸碰那遙遠的,遙想。

那孩子你呢?

××××

原來我們已經工作十年。
我一堆牢騷。

但也坦然地述說著夢想。
我不確定那個夢想會到我到哪裡。
也許哪裡都沒有。
轉了一個圈,又被殘酷的命運之輪帶回原點。

然而在我還未懂之前,就讓我飛翔吧。

世界的盡頭。
如果那曾經是你的,後來又逐漸覆滅的夢想。
那我一定會去完成。
為了我自己。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已經知道烏舒懷亞。
然後我知道了巴塔哥尼亞。火地島。

××××
人生有多少個十年。
十年之後我們仍能圍在一起,笑得開懷,吃得開心。
盡情地嬉笑玩鬧。

彷彿我們又回到了那第一年苦悶的trainee生涯。
中央醫院是繁忙又苦悶的。
但我們一起度過。
一起旅行。

原來都沒忘記,那一直未竟的紐西蘭之旅。

即使沒有酒,我卻也彷彿醉了。
十年。
多不容易啊。

我們都在彼此心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