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

怎麼像個老人家一樣





『拿,給你。』在麥當勞門口一見面,他把這紅色布袋遞給我。

『什麼?』我傻愣愣地接過,往裡頭一瞧。

『柑?你幹嘛送柑給我?』又愣了一下,我忽然忍俊不禁。語畢即大笑起來。

『有什麼這樣好笑?』他半認真半偷笑的表情,讓我一直啊啊啊地不停亂叫一通。

『我沒想到你會送柑也。幹嘛送柑?』

他老早推門而入,我跟著他,如同當日傻愣愣地在比什凱克某個夜市跟著他去買水。
幹嘛送柑啊?這問題從我一見他就一直問到快要點餐,點餐後又一直繼續。

『過年嘛!你過年沒有送禮的習慣嗎?你拜年不送禮嗎?』一輪反問我。倒像是我不懂禮數了。

『這……很老土,這很像老人家也!』哈哈哈。我又笑了。

又是一輪反問。
好好好。就禮節嘛。

我不再說送柑的事。

絮絮叨叨的,聊至淺夜。十一點半了。
臨別,我還是沒有說謝。倒還是忍不住又說送柑的事。

『這真的很像老人家也。』從小到大,即使跟著大人去拜年,也總是長輩們準備送禮的事。如今長大了,除了送禮給姑姑和大姨一家,也沒有再去拜年了。同輩朋友之間,從來不拘泥於這些節慶送禮的事。

是他提醒了我遵守禮節的事。

雖然我一直訕笑。雖然一直叨唸他像個老人家一樣。雖然我忘了說謝。
可是他這一認真的舉動,真的讓我好窩心。
即使不過幾顆柑,不過過年送禮。

這年頭,和我年紀相近,卻有著近乎老派作風的朋友,恐怕只有他了。
然而,那樣的認真,那樣的直接,又那樣的‘老派’。倒讓我覺得很可愛。(他大概會不爽我這樣形容他。)

這個強調自己是有‘膊頭’的男人,即使常常指摘我的種種缺點,一眼看穿並直接說出我的幼稚和情緒化,直言不諱我那趟‘素質降低’的旅程,卻還是在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讓我越來越感覺到他的好。

這樣的朋友,值得交往維繫。
真誠,直接,不拐彎抹角,不說多餘的話。
說話總是一針見血。但怪哉的是,從一認識我就能接受而沒有覺得任何所謂‘心靈受傷’。


我想。如果那真的是一場‘素質降低’的旅程,那這趟旅途裡有點意外又維繫至今的這段友誼,就是我最寶貴的收穫之一。即使‘素質降低’了,可在那樣的時間、遇上那樣的人。也是上天賜予的禮物。

畢竟在漫長的旅途裡,遲一步或早一步,我們都不會遇上。

幾顆柑。竟然讓我有那麼一點點的感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