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7日 星期三

從大吉嶺到鹿野苑

往Ramnagar Fort走去。小宋的背影與日落。



十一月。
火車搖搖晃晃地,把我從新德里帶到東北部的大吉嶺。
霧色朦朧。大吉嶺總是籠罩在一汪又一汪的大霧裡,淒美得幾乎可以作為悲傷愛情故事的背景。

然而,酒店價格不菲。找了許久,勉強住了一晚300盧比(那已經超越我的目標‘100盧比’太遠)的房間。後來倒是找到了一家有通舖的酒店。

地下室。四張單人床。內有一間浴室。
幾乎不經思考,我點頭屬意,還一定要人家確保會預留一張床給我。
住了三晚。

只記得了三件事。
潮濕的房間和發霉的棉被。
沒洗澡三天(浴室太糟,天氣太冷。)
還有遇見小宋。

××××

‘啊!你!’

‘啊!是你!’

我再遇見小宋,已經是在瓦拉納西。沿著河階走到盡頭,再從盡頭走回來。
就在那某一段河階上。

那樣充滿驚喜的遇見,讓我樂開了懷。
忍不住吱吱喳喳地和小宋聊了開來。

小宋正和另一韓國女子往我返方向走去,去看那Ramnagar Fort。

‘你從那裡來,怎麼沒去?’

‘一個人,不想去。’

‘要一起去嗎?’

‘好啊!’幾乎不經思索,我點頭答應。就這樣穿著人字拖鞋,掉轉頭,再走那一大段路去。塵土飛揚中,我追著小宋的腳步,走了好幾公里的路。腳丫都變黃土色了。

××××

小宋是個可愛果斷的小男生。或許,任何二字出頭的男生對我來說,都是小男生了。
他說話迅疾,幾乎不讓人有插嘴的機會。然而他看起來就是個沒機心的小男生,劈裡啪啦的什麼都說。
在大吉嶺初次遇見小宋,在那似乎終日浸淫在黴菌裡的房間,我們倆該是最常說話的。雖然他並沒有加入我和月兒他們的行列,到處亂走一通,但我還是記住了他。

同房室友。偶爾碰面聊天。他會以漢字書寫他的名字。

那時候,我們是怎麼忍受在那樣的環境下住了三天?

後來,他終究往錫金去。而我放棄錫金,選擇和月兒大沈一起往菩提迦耶。

××××

在印度旅行,總是在一個城遇見了某個人。
相隔一小段時日,又在另一城遇見了同一個人。

緣份孰淺孰深,不過看天意。或者,還有各自的行旅速度與路線吧。

和小宋相處的日子不長。但是舒服,也因著他,我終究去了瓦拉納西東岸的Ramnagar Fort並追逐夕陽。因著他,去了一趟鹿野苑(Sarnath)。因著他,我第一次也是在印度唯一一次‘趕火車’。因著他,我竟然在瓦拉納西新城火車站一路走了超過半個小時回到古城,途中在密集擁擠的車輛、牛隻、叭叭聲中穿梭(幸好安全無恙)。

如今回想,我會想要記錄下與小宋相處的那一段小日子,竟然是因為在那麼短暫的時光裡,他讓我體驗了許多深刻的經歷。

從未試過那麼疾步走(小宋步行的速度超快)。從未試過從月台跳下火車軌道,到另一端的軌道上上火車。從未試過搭‘霸王車’。

是的,小宋和我,無意中搭了一趟霸王車。

××××

緣起是往佛教四大聖地之一,鹿野苑開始。

鹿野苑是釋迦摩尼第一次講道的地方,得從瓦拉納西古城火車站搭車去。小宋叨叨念念地說:應該有巴士可以去的。

可是我們在那繁忙混亂(印度的火車站、車站都是繁忙混亂的。)的火車站外,來來回回問了好幾輛巴士,司機都搖頭。不斷有嘟嘟車司機來搭訕,小宋都很快地揮一揮手說: no no no。

‘我是個佛教徒。我真的很想去鹿野苑!怎麼辦?’ 他幾乎快要扁嘴了。可是還是決心滿滿。沒公車去,我們之後只好向嘟嘟車司機妥協。小宋馬上笑開了。

真似個小孩。

從鹿野苑回到瓦拉納西古城,小宋堅持要搭火車。
明明吃完午餐已經超過三點了,火車預定到站的時間。小宋還是堅持去。

‘印度的火車常常遲到的。我們試試看。’

那就是小宋。堅決又果斷。不到黃河心不死。
依我退縮怕事,萬事都希望預備妥當的人來說,鐵定早已放棄往火車站去,而去找公車了。可是小宋帶我走了這一段路。

鹿野苑的火車站很小。當然人也沒幾個。
我們倆本來已經很著急了,偏偏賣票的窗口有個人堵著在問東問西,我一直找不到機會買車票。這時候傳來火車隆隆到站的聲音,小宋急了。天真的我還以為可能是別的火車,不是我們要搭的那一趟。小宋馬上問那裡閒蕩的人(其實印度有很多在火車站、路邊閒蕩的人。):Varanasi? Varanasi?

Yes yes yes.

啊!怎麼辦?還沒買車票也!我慌急了。左右為難不懂要去追火車還是要買車票好。
乖小孩啊,總是認為沒車票是不能上車的。
我忘了,或者說,我還沒認識到,那是印度。

什麼都有可能。

天助我。那買票的女孩不懂是否被我們倆和其他人的聲響驚動了,突然探出頭來揮手:去去去!

Ticket??

Go go go ~

好吧,不用買票。於是我和小宋馬上奔去月台。
我一愣。
雙向的火車軌道。火車在另一頭!要過天橋是來不及了。

我還來不及反應,小宋已經往火車軌道一跳。
啊!

‘快!’小宋喊。火車已經到站一段時間了,很快就要開走。
我來不及細想,把小背包放下。坐下來,跳下火車軌道,拉了背包又跑。(我想那副笨拙的模樣一定很好笑。)
奔去。從火車軌道上火車。

天啊。好驚險。
我和小宋上了稍嫌空蕩蕩的火車。那該是三等車廂,當地人好奇地看著我們。
找了個位子坐下,大大喘了口氣。火車緩緩開動了。

我望著小宋。小宋看著我。
倆人捧腹大笑。

××××

那一路,我們一直在張望有沒有查票員來檢票,想說可以再補票。
結果一路駛到了瓦拉納西新城都沒人來檢票。
於是我們坐了一趟‘霸王車’回到瓦拉納西。(所以我想這狀況在印度應該是蠻‘平常’的。)

一路說,一路笑。

那大概是我在印度做過最‘爽’的事情。
追火車。跳下火車軌道。爬上火車。免車票。
如果沒有小宋,我怎麼可能經歷那麼好玩的事情?

而小宋繼續他的果斷本事。拿著地圖,也不太問人,就一徑從新城一路走走走,穿梭亂哄哄的新城,好不容易,安好無恙地回到瓦拉納西古城。

小宋不是那種會關照女生的人。就是一徑走他的路。
可我也不是那種一直需要人呵護的女生。遇上什麼樣的旅人,自會調整自己跟上腳步。
在印度的那段日子,走路最快的時候,應該就是和小宋在一起的時候。

他呀。像急驚風一樣。

××××

從大吉嶺的淺淺交談,到瓦拉納西的追逐落日下的Ramnagar Fort。
一直到鹿野苑的一日遊,那段追火車的經歷。

和小宋相處的時間真的很短很短。
可是如果沒有小宋,我在印度的回憶裡,就會少了‘好玩’和‘好爽’這兩個詞。

和許多其他萍水相逢的旅人一樣,我們並沒有再聯繫。
然而那段記憶,清晰如昨。



2 則留言:

  1. 难忘的搭火车记。哈哈!
    小宋不是那種會關照女生的人。就是一徑走他的路。--这个跟我有像。话说回来,那些会单独背包的女生,都不需要别人关照的。这个就是她们的魅力所在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確實是很搞笑的經歷,是我在印度做過‘最刺激’的事。哈哈。:P

      無論男女,獨自出來背包,本來就沒預算要人家照顧。吃苦倒不怕,倒是寂寞的時候人會變得比較脆弱,意志也沒那麼堅定。風吹熱曬雨淋、睡不好、吃不好、沒洗澡。。。。都無所謂。但是寂寞有時真的很難熬。呵呵。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