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0日 星期六

致青春雜想





喜歡王菲的歌聲已經不需要理由。
歌曲沒有很棒。王菲是唯一理由。

關於青春的電影和音樂總引不起我的共鳴。
那年太蒼白
彼時太平淡
只有年少,沒有輕狂。

如果真要說生命裡是否有過如同青春般瘋狂的一段歲月.

我只能說,我的青春始於28歲,止於32歲。
或許只有青春才不懂愛而說愛。
只有青春才以為愛情不關乎身份、背景、高薪、厚職、宗教信仰。而只是與‘心靈接近’有關。
只有青春才如此執著,把一段變味的關係加柴燃燒,非得燒成灰燼才死心。

只有十多歲的青春,這些發生可被理解。
而三十歲的青春,就只會是幼稚。
真可惜她不發生得早一些。

那至少,我還會有揮霍歲月的理由。

『瘋了 累了 痛了 人間喜劇
笑了 叫了 走了 青春離奇

良辰美景奈何天 為誰辛苦為誰甜
這年華青澀逝去 明白了時間』


我聽著王菲。那麼多年來幾乎唯一的鍾愛。
那麼多年來,我才發現,我的愛與喜歡從來沒有太多理由。

看似愛得太多、太雜。
然而一直以來,我也只真愛那麼一個。

××××


我們沒有流血,卻都已經犧牲。』
他犧牲掉一段遇見。
我犧牲掉一樁記憶。

終究犧牲掉的,不過是一段沒有碰觸、沒有親暱,只有彼此講條件、彼此傷害的關係。

你。我。他。
不過是在你看見我。在我看見他。在你又看見他。

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一年前就清楚。
不清楚的是,你的位置終究會被取代。
而你如此幼稚。

在我們的世界裡,當只剩下你和我的時候,才顯得和諧快樂。
偏偏,這是一個社會。

對朋友說愛你容易。
而當他說不要愛,你想退回原來的位置,卻發現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因為你總在不對的時間做不對的事。原本要留下美好回憶,卻徒然遺留自己的猙獰面孔。
所有的溫柔都消失殆盡。只剩下自己的惡毒語言繞樑不去。

以後,不要愛上好朋友。

而青春。真不該如此遲到。
你心想。

卻深深知道,青春已死(很久)。
記憶,也已經死去。

但願有天我也會笑著說:不過一場人間喜劇,時間……被明白了。
你不想等七年。一年已經太多。

××××

那日。遠在北方毫不囉嗦的你,在我需要找人聊天時,適時出現在網上。
我最不喜歡卻無可自拔的社交網絡上。

那麼剛好。

一直‘盧’你,你卻愛理不理。
可是我知道你有在‘聽’。

開玩笑說要耗盡你的耐性,讓你抓狂。
其實心裡感恩。當然不敢真的讓你抓狂。
我害怕失去。

‘向前看。’你最後還是給了這句話我。
不是第一次了,我卻一次又一次讓自己失望。

在乎與不在乎之間,我已經有了認知。
有那麼一瞬,和之前的那些一瞬。
我多麼想哭。在你認真聽,又認真責罵,又繼續認真聽的時候。

我想,你快要沒有耐性聽我說那些懷疑自己的話了。
而我真的希望有天,我們聊天,不再是聊我的過去。
我希望有天,我能笑著對你說:喂,我很好!你好不好?
(我如果不好,你看得出、聽得出,所以實在很難在你面前裝。)

別再耗費自己的精神與時間。
向前看。

我會記得。我得牢牢記住。
謝謝你。

我。想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