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老爸說

老爸新近研究的迷你獅子頭


我和老爸的關係不壞,但也不特別親暱。
我不喜歡老爸說話老愛誇大其辭。不喜歡他老認為自己才是對的。
不喜歡他說粗話。(廣東人的粗話可多著呢!)
不喜歡他生氣時候亂丟東西。不喜歡他牛脾氣一來就把全家人罵得狗血淋頭。

到今天我仍然記得,17歲的SPM,因為只有四科考A而被氣極的老爸刮一巴掌。(好記仇的小孩。)

然而我喜歡我老爸不生氣的時候。他會搭媽媽的肩膀,拖她的手逛街,笑嘻嘻地喚她‘傻婆’(老媽當然也不甘願地說他是傻佬。)
我喜歡老爸即使很老了,仍然不認老。不輕言退休(雖然女兒沒本事讓他毫無牽掛地退休),更積極經營自己的‘飲食事業’。雖然患有血壓高,但定時吃藥,持久運動。比我和姐姐都更懂得照顧自己。

除了學歷不高。錢財在他身上來了又去(女兒讀書花去,買萬字貢獻給萬能散去)。
除了看起來就是老粗一個。
可是老爸關心時事,喜歡看新聞、評論。當然也有他自己的一套想法。我和姐姐從來都不喜歡和老爸談論政治時事,因為我們都認為他看法守舊,而他老堅持自己是對的。

老爸在年輕時候被人俗稱‘燉冬菇’。據說老媽在家裡邊燙衣服邊掉眼淚。
可是老爸毅然抓起了鍋鏟,開始了他一輩子的全心投注。

他炒粿條開始。連一滴水都沒有就在我們的廉價組屋樓下膽粗粗地開檔(人家至少還有半桶水)。從不好吃到好吃。又嘗試煮咖哩拉沙。然後是客家大埔面。看人家賣蒸魚頭,又自家開始研究起來。

老爸休閒時候除了讀報紙,就是讀食譜。一本舅公的《譚銳佳食譜》翻到爛。到書局去就是翻閱食譜。有事沒事就研究新菜式。休息時就到別家餐館去試菜。從小攤檔,到小餐館。一輩子從這裡搬到那裡,折騰了好幾回。生意卻老是起起落落。

然而,對於做菜的研究卻始終沒變。這個該怎麼煮才好吃。煮出來了又該怎麼取名字才能吸引顧客。老爸孜孜不倦,積極進取。即使生意因為老是搬遷而起了又跌,老爸從來沒放棄要‘東山再起’。

他的第一桶金給不爭氣的兩個女兒花去了。如今回報不了他,他卻從沒怨言。(偶爾會嘮叨啦。)

今天難得和老爸老媽一起到餐館吃晚餐。老爸說這個廚師很用心。我說好久沒在餐館吃過那麼好吃的菜。老爸一直說:煮得好吃的廚師很多,但用心煮的不多。從小細節如配菜是否汆燙過,煮的時候是亂炒一通還是用心炒,都能吃得出來。(有那麼神嗎?)

老爸說的時候,我晃神。一輩子用心,認真。那也是我的老爸。
他連在家裡煮菜也要求極高,絕不含含糊糊。

老爸小學畢業。脾氣壞(所以才有血壓高)。固執。老愛認為自己是對的。老爸沒有住豪宅,我一直到大學畢業都是住在只有一間房、一廚房、一浴室的廉價組屋裡。老爸沒有錢讓我們學鋼琴、學小提琴還是什麼。老爸會打我們會罵我們,粗口一長串。老爸工作時候,身上總有一股魚腥味、汗酸味。老爸不是富翁。

老爸的生意像過山車一樣。

可是老爸專注、用心、認真。(之於,還懂得開玩笑,嘴頭可厲害了。)
那是一個真男人的典範。
於是老爸也常和我說,別欺少年窮。一個男人沒錢不打緊,可是絕對要有上進心。
(如同我老爸一樣。)

其實,我是很以老爸為傲的。

偶爾我在想,我的不認真和‘青菜’,到底是學到了誰?
我的不專心和心多旁騖,到底是跟從了誰?

如同我在寫這篇文章。我想寫關於我老爸。
卻沒在用心寫。

可是我在書寫一個,我打從心底佩服的老爸。一個越老越讓我佩服的老爸。

他說:做什麼事都要用心做,才會做得好。
讀書不是只是教你知識,而是教你做人。
男人沒錢不要緊,可是一定要有上進心。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老爸的故事還有許多曲折,我都省略沒說了。
我老爸的大半輩子,看起來還蠻戲劇化的。

如此,我還真有點像他。(替自己製造戲劇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