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細說從頭 (I)

八、九百年的歷史。麗江古城在動輒千年歷史的中國大地裡顯得微不足道,卻又吸附著許多人的目光。

後來我想,她是美麗的。只是在歲月荏苒中失卻了光輝,變得俗麗而矯情起來。

而今你尋思。
是你矯情,亦或地與物矯情?

是她要如此改變,還是來人改變了她?
誰不由自主?誰強行扭曲?誰迎合?

誰擁抱了又唾棄?

遊人。旅人。古城。
文化。旅遊。商業。
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客棧老闆告訴我們,古城裡不能騎腳踏車,只能步行。
‘反正不大。步行是可以的。’

那當然。後來我們知道。
是誰去問腳踏車的事情,我忘了。我不會騎腳踏車,最愛步行,也只能步行。簡單直接。
或許路遠會疲憊,但我總以為,走過方知酸甜苦辣疼痛。

你忘了從哪裡看見這樣的一句話:
要遇見一座城市,除了步行,都是走馬看花。

當然,麗江古城只是一個小小鎮。

午後醒來。這是我們在麗江的第一天。自明朝起喚作‘大研廂’的舊城區,網絡上說她‘地處麗江壩中心,四面青山環繞,一片碧野之間綠水縈迴,形似一塊碧玉大硯,故而得名。’

走在午後陽光下的大研古城,從邊緣走向中心的四方街。即使是冬末這該是清冷的季節,古城仍然熱鬧非凡。小旗子與一色一樣的鴨舌帽從身邊走過又走過。

我記得,該是覺得無趣。卻還是快樂的。
大家都如此開心,如此。滿足。

我們要繼續走下去啊。拉市海、束河、虎跳峽、瀘沽湖、香格里拉、還有以後呢?

數年後的今天。
你似乎已經無法輕易滿足。

你需要更多。需索更多。
你需索底蘊,需索文明,需索文化,需索民生。
有一部份被填滿了,卻也空了。

入夜,我們到古城外的一家山藥土雞火鍋店用餐。

山藥濃湯的氤氳氛圍裡,矮桌矮凳,土黃泥牆。周遭的酒客們大剌剌地邊喝酒邊吆喝著划拳。或許,那就是一家幻想中的龍門客棧。而我們是遠從濡濕溫煦的赤道國度而來的俠女們,大塊吃肉,大口喝酒。豪氣乾雲。嘿,今晚不醉不歸。

忽然想起,那個相約你喝酒的人。
那個你與他都提及過的約定,一直都沒兌現。

不醉不歸。
嘿。


如今,我說著麗江的起始。旅程的中轉站。

原來,如此平淡無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