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流年歲月

我是獨中生。我不認同董總某些人物的某些言行,但我認同:無論何種狀況,大原則不能‘被妥協’。
一時的委屈求全,會否換來下一個世代的分崩離析?
我們總是輕易地在委屈求全裡,漸漸失去自己。

更何況,我從來不相信那些政客的言語。

××××

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只看見自己?
那極度可悲。可憫。

當我們歧視‘外勞’。
可曾想過,我們也會有朋友、親人,甚至自己,孤身在異鄉的時候?

也有生病,語言不通,急需幫助的時候?

××××

如果一個國家老是由大多數腦袋裝草的人物掌控。
這個國家只會變得越來越小器。

不喜歡就移民啊。

腦袋裝草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

沉默不代表認同。
不說不代表滿意。

當我戲謔帶嘲。
不代表我心裡 —— 不認真。

我們得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我渴盼這樣的自由。

××××

平等。公允。

竟如奢望。
如同期盼世界和平、免於戰火、不會再有孩童來不及觀望世界就得離開、不會再有豬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不會再有極權統治、不會再有恐懼、不會……

××××

流年歲月裡。
一朵花開了。凋謝之前,是否嘗盡了生之喜悅?

落葉翻飛。
融入土壤之前,是否悔恨不曾大聲窸窣?

後悔之前,是否遺憾不曾開誠公佈,明挑明說?
遺憾之前,又是否後悔不曖昧至死。不說,比說了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