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聽見你的心跳了嗎?(I)

良烏主街。初次見面,多多指教。


在路上半年多一些。

終於回歸了日常。
焦躁適應著不再無瑕的生活。

匆匆八個月,不安份地再闖入他人的日常,做一個短暫的異鄉人。

Only miss the home when you hit the road. 
不。only miss your home when you hit the road.... too long. 

總是在旅行中尋求規律。
卻又在規律中企圖出逃。

不安份的人。是我嗎?

××××

許久不曾再有搭夜車的習慣。
當時在印度,在中國,甚至在歐洲。
那些不一樣氛圍,卻同樣是陌生人的氣味。繚繞,而我無感。
許多時候沉沉睡去。
偶有些時刻,淺睡易醒。甚而一夜無眠。

然而我喜歡抵達在微曦時刻,等待黎明的燈亮起。
而我擁有擁抱一整天的奢侈時光。
彷彿賺取了一日。

黯黑沉睡的凌晨,街邊只有一、兩盞微弱的光。
那是蒲甘。

萬塔之城。

我們在不知名的大馬路邊。

××××

店鋪緊掩。好幾馬夫牽著馬車一湧而上。
七嘴八舌。

好熟悉的景象。

我怎麼會忘了身為觀光客的特殊權利?
一抵達某名城的車站即成焦點。

金發碧眼的背包客,即使孤身亦只在同膚色人種之間耳語交流。
或高傲神色,或愛理不理。對亞洲旅人如是,對當地人如是。
和我在印度McLeod Ganj遇見的旅人何其相似。
和我在中亞遇見的旅人又何其大相徑庭。

我回憶起,那些與亞洲旅人大方交流的西方旅人,多半來自歐洲國家。

馬夫們分批進攻。
我左顧右盼,有點不耐。
拒絕了許多次,馬夫仍不放棄。

我與朋友,還有一對澳洲來的中國/香港年輕情侶決定結伴尋住宿。
每個人都和善,大概除了我。

對於這樣的糾纏,我只想迅速擺脫。
臭臉端上。
朋友輕叱我:人家不過是討生活。

××××

多虧那對年輕情侶拿著孤單星球的地圖和我們在黑黝黝的住宅區裡亂轉了一圈,一直轉到天微亮。

馬夫才放棄。

那可是好幾個小時的鍥而不捨。
並不斷說服:現在可是旺季。多數旅館都滿人了。我知道有家旅館還有空位bla bla bla....
雖然是一樣的技倆。可心頭還是有些擔憂。
十二月確實是緬甸旅遊旺季。

天亮了。
我們到開了門的茶檔坐下喝茶。

鬆懈了下來。臉上有了笑。
大家都在說:盯上我們幾個的馬夫可真不好運。

我是真的想自己找旅館。

××××

這兒是良烏。蒲甘的背包客集中地。
涼涼的清晨。灰灰的主道路。

看起來是一座簡單樸實的小城。

我呼吸著晨曦光裡的微涼空氣,背著背包和朋友一前一後地信步行走。
思念起那些行走浪蕩的日子。

那些常常清晰聽得見自己心跳的流離時光。

××××

我想,那些應該都是孤單星球推薦的旅館。
不止客滿,而且該是接下來都會客滿。
大部份人都提早預訂。

然而不代表我們沒有選擇。也不代表全部旅館都客滿。

我們還是找到一家尚可接受的旅館。
一人9美金,附浴室。即使簡陋,仍算舒適。

我和朋友躺了半天。
終於在正午日曬時候出去閒晃。

在仰光的不愉快經歷並沒有讓我們忘記要好好旅行。

我還是喜歡這樣的旅行。

踏踏實實地走。
老老實實地找。

那些聽得見自己心跳的時候。

××××

走在街上。我們慶幸蒲甘的陽光畢竟沒仰光那麼蜇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