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5日 星期一

島嶼與藝術 II




也許喬治市有許多這樣的老房子。
姐的朋友是位藝術家。與她的法國丈夫遷到喬治市。
就在一家老房子裡,利用一些舊照片、舊雜誌、老式旅行箱、老書櫃,散散地裝置。
做成一家咖啡廳。

午後的喬治市燠熱得像烤爐。
汗珠如雨,一道又一道地犁過背脊。
而老房子高高的樑柱與開敞的大門窗戶,只需那老式大大的站立式電風扇嘎嘎運轉,即涼快許多。

沙發上擺著一只熊娃娃。
藝術家的女娃娃在老房子的一角自個兒和小貓、玩具混在一起。
對我這個刻意蹲下來笑瞇瞇望著她許久的外來者不太理睬。

一些法式點心。一位印尼籍微胖的中年女傭幫忙著張羅。
女藝術家和她丈夫偶有一些對話。偶爾和女傭一起張羅。偶爾和我姐聊天。

即使是空落落的,那種恬淡的氛圍讓我好想就躺在沙發上,邊看書邊喝茶。消磨一整個下午。

我轉個頭對姐姐說:你知道嗎?這就是我曾經想要的。

不太忙的店裡,兩個人一起經營著或是旅者、或是咖啡廳、或是與藝術有關的相關小生意。
沒人時候,我在手提電腦前寫字。而你在一旁擦拭。
或相反。
你打著字,我在抹杯子。
偶爾一抬頭,倆人相視而笑。
然後。或者,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

那該是我們一起走遍千山萬水,終於甘於平淡的柴米油鹽的時光。
因為你,想和你一起走一趟漫長的旅程。不再是你一個人,也不再是我一個人。
然後我們流浪回家。
然後我們終於都停了下來。

而這個悄悄的夢,悄悄地築起。又悄悄地蓋上帷幕。
你不愛。那一切與你有關的夢,也終該消散。

我吃著蘋果派,悄悄地。安靜了。

我不再想念你。
只是偶爾會想念那個夢。

或者,還有掛念他。隔了一個海峽,無聲無息的他。

那日在喬治市的La Boheme。我望著熊娃娃。
忽然想起你。

心頭已不再翻湧。
只是可惜,那個夢瞬間就離開了。





島嶼古城什麼時候出現了這些裝置藝術?
畫面上看來不太吸引人。至少不會比帶著彩色與歡笑的壁畫更能讓人駐足。

然而每幅鐵線折成的卡通漫畫上,都有一小段文字,述說那一道街的故事。
一條街。一個故事。

那些有故事的老街,永遠鮮活著。
既老了,卻又亙古不老。
因為大家都記住了她。

相反K城,我們都憎惡老。
我們都忘了。

年輕的我們,也會老。

我們都忘了。

守著一則老故事,並不代表不發展。
一座沒有過去的城市。
一座總是刻意掩蓋或抹去歷史的城市。

是一座膚淺而沒有深度與寬度的城市。

請看巴黎。
那是我見過,最健全的城市。


唱歌、跳舞、行為藝術(?)。等等等等。在古城的巷弄裡穿梭。
人群跟著表演者遊走。

這裡有人唱起了馬來歌謠,閒閒地歡樂著。
暮日熱帶的風沒有跟隨。

那天我累了。並沒有太多興致。
總覺得表演不及去年在K城老街的,類似的藝術表演。

或許是我偏心。
或許是我知道,K城老街正在消逝當中。
而喬治市,正完整著。

2 則留言:

  1. 我喜欢你的部落,我喜欢你的文字。
    老街永远都有属于他们的故事。

    祝你,生活快乐。

    回覆刪除
  2. 謝謝喔~呵呵。
    也祝你生活快樂。(我看起來不快樂嗎?:p)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