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1日 星期五

啊。怎麼會是你?!

在櫻花旅館,我寫字、看書。聽故事。



比什凱克是座年輕的城市。
我一直以為她比K城年輕。查閱了一下資料,原來她比K城還要老一些。

櫻花旅館呢?
那麼舒服自在的一個小天地,隱匿在後巷住宅區裡。
那是我在比什凱克的重要地點之一。

因為在那裡,我遇見了他、她、她。
在那裡,我儲存勇氣。
在那裡,我那麼挫折,又那麼快樂。

××××

“XXX!”

某日晨光大亮,我穿著睡衣噼哩啪啦自二樓房間赤腳快步下樓梯。就在快抵達底樓的時候,我稍頓了一頓。一個看不清五官卻明顯是亞洲人的男生正披頭散發(大概旅行久了,頭髮沒剪。)自底樓的房間走出來,往公共浴室的方向走去。

靈光一閃。我猶豫卻姑且一試地輕聲喊:XXX!(連名帶姓的英文名)

他也頓了一頓,卻答了一句:不是。
雖然雙手掩面,預備梳理凌亂的發。
我卻瞥見那嘴角邊的,揚起的笑。
一抹壞壞的笑。

那是我後來在那幅認真臉孔下,越來越常看見的笑。
是我一開始發現,卻沒認真注意的笑。

那是我和他的第一次遇見,彼此相似的外貌狀況。
天光。櫻花旅館。比什凱克。
睡衣。散亂的發。邋遢隨意。

真是一場很隨便又隨性的遇見。
我與他的初次見面。

××××

吃了個飽,舒舒服服地把自己裹在被子裡寫字。
那時候的我好愛櫻花旅館的床。
在外頭轉了一圈,兩星期後,我又回到了比什凱克的櫻花旅館。

安然舒服地半躺半坐在床上,我忽而抬頭。
看見有個可疑的人在通舖的門邊往裡頭探頭探腦。頭戴了頂帽子,看不清的黝黑的臉。

那可不是他嗎?

“啊!!” 我尖叫一聲。
“怎麼會是你?!”

滿臉喜色。那是我掩飾不住的驚喜與快樂。

怎麼會是你啊??!!

自那日在比什凱克道別之後,我從未想過會再見到他。
相隔兩個多星期之後又再見面,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喜悅。

他又牽了牽嘴角,來到我床邊,一屁股坐了下來。
我像個小孩一樣,興奮得坐直了身子。嘰里呱啦的,就這樣在他面前比手劃腳地說了起來。

“看見你好開心哦!好開心哦!”
我記得我一直在重複這一句話。
笑得眼睛都不見掉了。

他也只一徑微笑,說著自己的計劃。

後來,那一夜。就在櫻花旅館的頂樓,我們聊了大半夜。
他說,可惜沒能來一罐啤酒。

是的。可惜沒能來一罐啤酒。
也不是想要盡興喝醉。
就只是想邊啜飲著啤酒,邊不著邊際地聊著旅途、夢想、書。

可惜。

後來我回憶起那段聊天的時光,總會想。邊喝酒邊聊天的這件事情,還會有可能實現嗎?

就算會,那也已經不是比什凱克,不是櫻花旅館,不是頂樓。
也不會再是那時候的我們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