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第一眼


清晨四時許的麗江市汽車站,除了四散的人,只剩下我們幾人在車站邊緣邊呼冷邊跳腳取暖。這裡該是麗江市,尚未甦醒的麗江市。寬敞的大道與新穎的建築,在沉睡中。

悄然的。安靜的。

冷氣團自口裡呼出來。

那是麗江迎接我們的第一眼。

而你記得。
即便寒冷,你依然被溫暖包裹。


×××

麗江古城。世界文化遺產。唯一沒有城牆的古城。

大研古鎮。大硯古鎮。大研鎮。

在這彩雲之南的雲與霧的傳說裡,‘麗江’幾乎等同於一顆閃閃發亮的明珠。
是盛名之累嗎?是盛名之福嗎?
麗江古城自九七年申遺成功之後。那茶馬古道,密麻巷弄,小橋流水,納西族的故事,東巴文化的神秘,與所有溫柔的旖旎傳說,讓遊人前赴後繼。或自此流連不去。或匆匆而來,呼嘯而去。或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而我們看見了什麼?

而我又看見了什麼?

所謂柔軟時光。在麗江停頓的那幾天裡,也許我們體驗了而不自知?也許我們不曾體驗?

所以說,你一直感覺不到溫柔。
或許因為,你一直不是個溫柔的人。

因為不夠溫柔,你才會不斷失去。是嗎?
即使失而復得,也會得而復失。

那只是說明,他只能是你生命中的過客。

而我們在抵達的清晨,精神不濟,頹靡渙散。寒冬的早晨,濛濛黑暗中的橡樹園客棧,麗江古城的邊緣地帶。看不清。
洗澡、討論。

然後,將乾淨的自己裹在被窩裡。疲憊睡去。
那是我們在大研古城,做的第一件事。

然後你又開始書寫,關於4年前的一段旅程。
你只是想把所有記憶,真真切切的記錄下來。
而誰會讀或不會讀。
冗長或私己,也已經不太重要了。
連照片,也不想上載了。

或許你慨嘆,關於這一切一切。
再也沒人在乎你的文字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