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日 星期四

邂逅 II



驢子看起來憨憨的。
不像馬兒那麼矯健挺拔。也不像牛兒那樣粗壯老實。

就是矮矮的,憨態可掬的。一幅傻裡傻氣的樣子。

好冷。我一夜不得安眠。
天空大概剛開始泛白吧,就聽見女主人起了早,小女孩也起了身。於是我摸索著起身,掀開門簾往外走。

一陣柔和陽光照進了惺忪睡眼。我抬頭。
還早呢。
還早吧?

本來就不喧嚷的頌湖,依舊安靜地躺在已經開始泛黃的山地裡。已然九月初秋,夏天過了。
高山上的湖水,是地球表面上的一顆眼淚。
這顆晶瑩的眼淚,是否、可曾,掛在我心間?

後來的後來,是怎麼記住。又是怎麼變質?
剩餘的,只有奧利華對我說的話。

漫步到湖邊,看早起的水鴨。飛騰、棲息。嬉戲。
而我一個人與晨光嬉戲。
看水里倒影。看清澈寧謐的湖水。

我愛看湖。不曾忘了。

回首。老遠老遠的,看見奧利華的身影。遠遠的,縮成一個小黑點。
我兀自笑著,也不移動。

頌湖好美。只是,沒有太大的感動。或許那時候的我仍在封閉當中。
我匆匆而來。匆匆而去。
沒有人會記得我。

奧利華也不會記得我。
但是,我會記得奧利華。

一如現在,我在說著關於與他的邂逅。


××××

散步夠了,我終於瞇著眼,迎著陽光回頭走。迎面而來的,是陽光下的奧利華。
依舊是前一晚所見的。淺淺的鬍渣,卷卷的頭髮。
還有昨晚我以為是幻覺的,憂鬱的眼神。

他朝我笑,眼角堆疊起魚尾紋。問我拍了些什麼好畫面。
我但笑不語。或者說了些什麼客套話,可如今也忘了。

凝望著不遠處的驢子,我沒望著他。卻嘴角堆笑地說起了驢子:看那驢子好可愛。我最愛驢子了。
奧利華說:我也喜歡驢子呢。

於是我們在那一大片湖與山的遼闊中,在柔和的清晨陽光中,不著邊際地聊著我們都喜歡的驢子。
奧利華的聲調依然溫柔而沉穩。
只是多了一種低調的喜悅。

前一天晚上,不是我的錯覺。

×××

主人家的大女孩與男孩跑了過來,抓住了奧利華的視線。
大女孩問他借腳踏車騎。於是他把腳踏車拖了出來。

他們開心地騎著,玩著。
奧利華邊溫和地微笑著,邊和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

我要走了。
好幾次想衝口而出,問他拿聯絡方式。終究沒開口。

萍水相逢。這樣就夠了。
誰記得那麼多呢?

與其變味,不如留住僅僅的霎那當下就好。

於是我,只是偷偷地拍下了他的背影。

×××

道了再見,我上了車。
隔著車窗拼命地對他揮手。

再見!再見!

不會再見了。

×××

你不會記得我。

可我記住了你。

記住了驢子。記住了變幻無常的頌湖。

和。那一霎心動。

或許,那是頌湖的魔力吧。


寫於舊部落格,2012年5月29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