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5日 星期五

罪惡之城



親愛的K:

阿維曾曰:此城雖然攫奪案頻仍,但受害者多位本土子民。遊人甚少被盯上。
可阿維是否輕忽你的魔黯之心了呢?

『天仍藍。雲依舊飄忽。
一覺醒來。

惚惚恍恍間,昨日是否夢一場?』

K,哆嗦的女子在你的懷抱裡失卻了溫度。
你給了她赤道的熱情,卻如此冰凍她的心。

『歸去吧。

此地太也輕佻。
此城太也貧乏。

此旅——幾乎要了你的命。
‘我的魂魄呢?’

歸去吧。』

K,你天底下的子民,凌辱了她她他他。
也一樣辱沒了你的靈魂。

K,靈魂的長度無法由你決定。
靈魂的厚度,你的子民卻不願為你增遞。
於是。
你淺。

K,淺不是罪過。
如此淺而爆,才是無可原諒。

而我,無可避免。為你子民。

『血如火焚燒。

燃燒吧。
脆弱焚燃成灰。

‘我還有明天。’
‘你呢?’』

問得好。
K,你是否還有明天?
我,是否仍有明天。

憂傷的女子,謹記。
K,謹記。

雙子日日劃破天際,卻在暗巷暗廂裡藏污納垢。
橫生暴力淺薄不耐。
你傷你子民仍不滿足,非得傷他城子民?

親愛的K,我該如何與你相濡以沫?
當我只能與你相濡以沫?

你的子民   痛心敬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